横幅通用100% x 90px

“与其到境外诈骗,不如回家开网店”_袁鹏

福建泉州市安溪县人袁鹏(化名)曾未能经受住诱惑,加入了电信网络诈骗团伙,在电话线的一头,每天用谎言和圈套编织的网撒向茫茫人海,半年后事发,换来5年缓刑。

和其他缓刑犯一样,袁鹏面临着对未来的选择:是重操旧业,还是收手创业,亦或出门打工?

走出看守所后,他在政府的帮扶下经营了一家淘宝店。在网线的一端,与流量、转化、接单、发货相伴,耕耘3年后,一年营业额已能达到数百万元。“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被抓不是不幸,而是幸运。”袁鹏坦言。

在安溪,经当地政府帮扶引导,走上电商之路的电信诈骗缓刑犯,袁鹏并不是孤例。

安溪县司法局副局长王爱平10月11日介绍,在保持高压严打态势的基础上,为社区矫正人员指方向,让社区服刑人员拥有一技之长,不再想着重操旧业,才是“治本”之策。

目前,当地已相继建立起社区服刑人员电子商务孵化基地等多个就业技能培训基地,帮助社区服刑人员超过一千人,其中涉电信网络诈骗的有近三百人。

“每日提心吊胆,最终害人害己”

初中毕业后,袁鹏外出打过工,也曾在福州开店卖过茶叶,但亏了本。

2014年底,27岁的袁鹏在朋友的推荐下接触电信网络诈骗。“看到身边有的人一夜暴富,加上当时卖茶叶亏了本,我脑子一迷糊就开始干了。”袁鹏说,当时上网搜索相关电信网络诈骗QQ群,看到群里有详细的范本,就开始学习如何实施诈骗。

2014年12月至2015年5月,他和其他几个人在广东汕头租房作为诈骗窝点,在网上通过QQ以每条3至4元的价格,购买摩托车车主、残疾人的资料等信息,以发放残疾人补贴和摩托车补贴为由头,实施诈骗。骗到钱后,袁鹏再通知事先联系好的专门取钱的人,取到钱后再汇至他指定的账号里。

2015年5月,东窗事发,他们租的房子被断水断电,出门查看时,警察来了,袁鹏和其他几个人被抓。一年后,袁鹏因犯诈骗罪,被湖南益阳沅江市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五年执行。随后,袁鹏被从沅江看守所送回安溪尚卿乡接受社区矫正。

袁鹏向澎湃新闻坦言,做诈骗时,他整天提心吊胆的,害怕得睡不着觉,想着自己被抓后,父母和老婆孩子怎么办。在看守所里,他就想着:出去后不能再做电信网络诈骗。

同样被抓的,还有袁鹏的表弟吴琮(化名)。“以前整天提心吊胆,听到狗叫声都害怕。”吴琮回想起做诈骗时的日子,“就像在走钢丝绳,不知道哪天会突然掉下来。”

2016年8月19日,山东准大学生徐玉玉遭电信诈骗后心脏骤停死亡,6名嫌犯中3人系安溪人。很快,安溪县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吴琮说,当看到徐玉玉案的时候,自己有一种深深的罪恶感,没想到自己的行为可能给受害人带来这么大的损失,“想向之前被我们骗的受害者们说声‘对不起’”。

帮扶引导,“电诈”变电商

打击电信诈骗,安溪县一直保持高压态势。但安溪籍人员实施电信诈骗的案件仍时有发生,直到徐玉玉案,彻底引爆舆论。在保持继续高压打击的同时,如何治标治本,是摆在安溪县面前的一个问题。

还在看守所时,袁鹏和吴琮就已经决定以电商作为自新的事业。但怎么开店,如何经营,他们毫无相关经验和技能。

按照规定,被宣告缓刑的服刑人员要回原籍地接受社区司法矫正,定期报到、参加学习和义务劳动。两人到了安溪县尚卿乡司法所报到。

一筹莫展的两人都被司法所长陈燕中带去了一个既“特殊”又不“特殊”的电商培训班,这个班由县司法局在2015年开设,免费为全县社区矫正人员提供培训,设在离安溪县城10公里左右的弘桥智谷电商产业园,授课的都是产业园里网商学院的讲师。

这里的特殊之处在于这些学员的身份,他们都曾犯过法,其中有一大部分和袁鹏相似,因诈骗被判刑;不特殊的地方则是,除了开班第一课是思想教育,之后所有的课程和其他班级一样,用学院一位讲师的话就是“来这培训的大学生上什么课,他们也上什么课”。

所有学员都从最基础的初级课开始,内容包括怎么开网店、基本的运营知识、摄影和修图入门等,之后可以根据个人情况选择某一方向深入学习。

“在开展社区矫正活动中,我们发现很大一部分人之所以走上犯罪道路,是因为没有掌握一门生活技能。没有生活技能,重新走上犯罪道路的概率也更高。”陈燕中向澎湃新闻表示。

陈燕中说,相比其他社区矫正人员,这些电信诈骗缓刑犯对电脑的使用更加熟悉,学习能力强,对电商技能很感兴趣,上手也快。上完电商教程后,不少人感慨:“同样一根网线,竟然可以创造这么大的价值。”

“与其到境外诈骗,不如回家开网店”

除了声名远播的铁观音,安溪还有另外一个名气很大的“铁”——藤铁工艺品,袁鹏的店铺卖的正是这种产品。而袁鹏的家乡尚卿乡是藤铁工艺的发源地和主要生产地,被称为“中国藤铁工艺第一乡”,2014年被评为“淘宝镇”。

该乡下辖的灶美村,308户村民中有290户经营着1150多家电商网店,从藤铁工艺到喷漆流水线、木作加工、纸箱生产、气泡垫加工、快递物流等,灶美村已形成集产、供、销及配套企业为一体的藤铁工艺生产链。

如今,袁鹏说起直通车、流量、点击率、转化率这些电商术语已经头头是道。他介绍,创办网店当年亏了几万元,经常是好几天没有一个订单;2017年逐步上道,赚了十来万;2018年已经达到平均一个月二十多万的营业额,目前也在稳步上升。

随着生意越做越好,今年春节后,袁鹏招了4个工人,有的做物流、有的做客服。这对他来说,才刚刚开始。“以前愁的是如何不被抓,现在愁的是,如何提升点击率、提升客服水平、提升转换率。”

虽然同样有忧愁、焦虑,但袁鹏知道,自己已经不用像过去那样心惊胆战了,“现在是清清白白地靠自己努力挣钱”。

平时,袁鹏都不看那些电信网络诈骗的新闻信息,一是时间忙,二是不敢看。他对这些信息很敏感,“感觉每一句话都是在割自己的心,我曾是其中的一员,这是自己过去最不光彩的一段历史”。

和袁鹏一样,吴琮也开了一家铁艺家具淘宝店,已经有了稳定的访客和订单。2017年,因为网店,他和现在的女友相识,并计划年底结婚。

袁鹏、吴琮的经历并不是个案。陈燕中说,同样在尚卿乡的一个缓刑犯黄某东,不仅创业成功、运营着一家颇具规模的淘宝店,还经常现身说法,讲述自己从辍学误入歧途到监狱服刑再到社区矫正,最后改过自新、自力更生、回归社会的心路历程,成为整治电信诈骗的宣传员,从一名“违法者”变成“普法者”。

陈燕中表示,通过培训开店,一些原来从事电信诈骗犯罪的矫正人员,经过培训后,重塑了生产生活信心,自觉远离电信诈骗等违法犯罪,实现了由“电诈”变“电商”、“团伙”变“团队”的转变。“社区矫正的最终目的是要让这些人早日回归社会,融入社会。”

钱盾反诈公益平台此前发布的报告指出,随着国内打击力度持续增强,电信网络诈骗有向国际“发展”的趋势,呈现出全球化特点,犯罪分子跨境作案。安溪当地政府在村庄墙上、乡镇通往县城的主干道上,也打出“与其到境外诈骗,不如上淘宝开店”的标语。

接受采访时,吴琮希望通过媒体向境外诈骗分子呼吁:“致富千万条,诈骗是绝路!与其东蹿西跑搞诈骗,真的不如回家淘宝开网店。”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