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易果生鲜,从阿里巨子到阿里弃子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AI蓝媒汇”(ID:lanmeih001),作者 韩小黄,36氪经授权发布。

12月12日上海易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简称易果生鲜)被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1411.02万元。

根据易果生鲜的股权信息显示,以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阿里巴巴香港有限公司、阿里巴巴(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为代表的阿里系公司共计持股35.3%,创始人张晔及其控股公司共计持股超过20%。

易果生鲜,从阿里巨子到阿里弃子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05年的易果生鲜曾是精选生鲜平台的代表,2013年开始受阿里系青睐,后被资本一路追捧成为生鲜领域的明星项目。但从今年开始,这个昔日之星开始频频陷入旗下公司停止服务、疑似解散、被阿里“抛弃”等传闻。

昔日巨子,终成弃子。

01.从巨子到弃子,也曾拥有高光时刻。

2013年,易果生鲜获得了阿里巴巴数千万美元的战略投资;2014年,阿里巴巴和云锋资本又联合对易果生鲜进行了B轮融资;2016年,3月其宣布完成由阿里巴巴、KKR投资的C轮融资,金额为2.4-2.8亿美金,刷新了彼时生鲜领域的融资额纪录。

而这个纪录在8个月之后就被自己刷新。

2016年11月,易果生鲜宣布获得由苏宁投资领投的C+轮融资,融资总额超过5亿美元,创造了彼时生鲜电商融资新高。这项融资纪录,至今没有被打破。

2017年8月,易果生鲜再次迎来阿里系的青睐,获得天猫投资3亿美元D轮融资,这也是阿里系资本第三次参与易果生鲜的融资行为,后者也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阿里系”电商平台。

但融资神话止步于此,2017年至今,市场再无这个昔日明星平台的融资消息。相反,易果生鲜开始陷入一些列负面舆论之中。

“疑与菜鸟天猫终止合作”、“旗下我厨暂停服务”、“旗下安鲜达被曝解散”等传闻。

易果生鲜,从阿里巨子到阿里弃子

转折发生在2019年。

今年7月,易果生鲜全资子公司、阿里巴巴集团旗下全国性冷链物流专网安鲜达发布风险提示称,其与菜鸟和天猫共建的生鲜冷链业务合作已终止。但公告发布后,前者即回应称函件内容并非安鲜达官方公示,“终止合作”等信息不准确,目前该公司与菜鸟、天猫仍在多项业务上合作,未来也将继续合作。

但关于安鲜达的舆论风波尚未终止。就在不久前,自媒体“朱思码记”称安鲜达或于2019年10月底开始全面解散,大量员工于双十一前夕办理离职手续并积极寻找后路。对此,安鲜达回应称:“因战略方向调整,在内部组织架构方面正进行阶段性优化,相应造成的人员流动情况属正常的人事变动。”

但彼时,已有不少消费者反馈在易果生鲜购买的海鲜配送延迟、无法联系客服等情况。

无独有偶,易果生鲜旗下另一全资子公司我厨App也在日前出现官网和App暂停服务的情况,回复上架后的App使用范围仅限上海。

而就在刚刚,自媒体灵兽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我厨确已关闭,而非调整,且内部裁员已经持续了几个月,至于重新上线官网和APP的操作,则更多是为安抚客户和供应商,减少舆论压力的‘自救’拖延手段。”

而无论是安鲜达的疑似解散,还是我厨的疑似关闭,最终都指向其母公司易果生鲜的经营之困。启信宝显示,易果生鲜自2016年以来被标记为“严重”的风险信息提示共45起,其中38起开庭时间发生在2019-2020年,九成以上为疑似与供应商的合同纠纷。

02.生鲜止步2019?

转折发生于2019,但从去年开始,关于易果生鲜的伏笔就已被埋下。

2018年12月24日,阿里巴巴宣布,易果将此前负责的猫超生鲜运营转交给盒马鲜生,并与盒马深化合作,以进一步打通线上线下,加速建设和升级生鲜供应链体系,推进阿里生鲜全链能力。

重金打造13年的生鲜供应链,最终被阿里消化融合,拱手呈于成立3年的盒马鲜生。

按照阿里的说法,虽然C端业务被盒马逐渐接管,但是在B端上,易果还将继续为包括盒马、大润发、天猫超市生鲜、饿了么等提供供应链、冷链物流方面的支持。

业内也曾分析表示,从2C转向2B业务能够填补目前行业内的空白,为整个生鲜行业提供上游供应链服务,市场前景良好。

但一个事实是,无论是转型前还是转型后,其B端业务依旧重度依赖阿里系,并无赛道上其它玩家的身影。作为一个独立运营的个体,高度依赖同一客户绝非明智,易果生鲜在业务层面几乎已经丧失了自主权,最终沦为阿里布局生鲜赛道的一颗棋子。

所以无论是易果生鲜还是安鲜达,都对“与天猫终止合作”的传言极为敏感。因为对于前者来说,从融资到营收其始终缺乏强有力的造血能力,自始至终都在依靠阿里。

易果生鲜,从阿里巨子到阿里弃子

这似乎也体现了整个生鲜电商行业的现状。进入2019年以来,关于生鲜电商陷入危机的消息频频传来,其中不乏资本热捧的对象。

12月6日,生鲜电商吉及鲜被曝出“三个月见了上百个投资人而无人出手”,最终融资失败,规模盈利不达预期,公司将进行大规模裁员、关仓。留下的员工工资减半,离开的员工工资发到12月20日。相关人士透露,实际的调整情况是,总部200人减成100人以下,仓内200人以下,高峰时期这家公司共1900人;40多个前置仓将保留三分之一。

而就在不久之前,另一生鲜赛道的“资本宠儿”呆萝卜被曝出因烧钱过快疑似资金链断裂。即便平台已于日前恢复上架,但其CEO也不得不承认,“呆萝卜低估了生鲜烧钱的速度,由于‘步子迈得太大’而失血过快。”

8个月内,呆萝卜共计烧掉了18亿元。

还有相继关店停业的鲜生有请、妙生活……无数生鲜玩家因资金困难最终止步于2019年。

“呆萝卜成了最后一根稻草,年底前基本所有投资机构停止了对生鲜的投资。”吉及鲜CEO在内部讲话中这样说道。

小玩家被洗牌出局,而大玩家在模式上也并无区别,依旧是靠着强大的资金实力持续烧钱——布局前置仓、升级供应链。

但显然资本的态度开始趋向保守,少了资本追捧的2020年,生鲜或将走向十字路口。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