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日产前CEO戈恩打响反击战:要么死在日本,要么逃出去

编者按:本文来自36氪「未来汽车日报」(微信公众号ID:auto-time),作者:李梓楠。

作者 | 李梓楠

编辑 | 吴岩

一只翻云覆雨的权力铁腕,一出猝不及防的“宫变”夺权大戏,一场惊心动魄的世纪大逃亡。“汽车沙皇”卡洛斯·戈恩跌宕起伏的一生,在2020年初达到了最震撼人心的高潮。

北京时间1月8日晚9点,时隔400多天首次公开亮相的戈恩,在黎巴嫩记者俱乐部召开新闻发布会。他身穿黑色西装,一如既往地扬着两道刀锋般锐利的长眉,花长达3个小时的时间,痛诉日产汽车对自己的阴谋和背弃,力陈被监禁400多天来所受的“痛楚和非人道折磨”,并试图证明自己的清白无辜。

日产前CEO戈恩打响反击战:要么死在日本,要么逃出去

发布会现场的戈恩情绪激愤 来源:CNN

在戈恩看来,他落入了一场被个别人精心策划的有组织的阴谋,需要继续抗争,拿出一切证据来证明自己无辜无罪。他将自己视作“被水手背叛的船长”,“他们把我所有的东西都拿走了”。

更重要的是,这位习惯了手握绝对权柄的日产前CEO,宣称绝不放弃在日产和雷诺的一切权力。

“船长不能离开自己的船。”戈恩誓言,“我们的船在经历风雨,我不会弃船而去。”

但在这场反目决裂的戏码中,没有赢家。盈利缩水,股价下跌,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内部形势紧张微妙,甚至可能走向彻底瓦解。戈恩则从汽车界巨擘沦为国际逃犯,无奈承认“戈恩的时代过去了”。

这艘失去掌舵者的巨轮,和没有水手的船长,还将有一场漫长的拉锯战。

要么死在日本,要么逃出去

“我要为我自己正名,我是逃离了政治控诉,我希望在未来有一个公正自由的审判。”在发布会现在,戈恩多次指责日本司法机关,几乎情绪失控。

在日本被拘留期间的遭遇,是戈恩最糟糕的回忆。自从一年前在东京机场被戴上手铐,戈恩自称经历了日本司法机构非人的“虐待”——6周见不到家人,每天被盘问8小时,一切行动被严密监控。“他们花了大量的时间来消耗我的精力,从第一天开始我就被关押在单人牢房,每天只有30分钟的放风时间,白天和晚上都会有不断的审问。”

“我感觉我像是个人质,留在日本就是坐以待毙。”戈恩意识到,自己要么死在日本,要么就得不顾一切逃出去,没有第三种选择。

他喜欢日本这个国家,但不信任日本的司法机构。他认为日产的指控毫无根据,自己根本不应该被捕,也不相信日本司法机构会对他做出公正的判决。如果继续留在日本,这件事永远也不会真相大白。

戈恩声称,自己离开日本的唯一目的,就是伸张正义,洗刷冤屈。

针对瞒报收入的指控,戈恩表示,瞒报收入的情况在日产内部并不少见,日产公司中多数高管都签订了相关合同,“不会给公司带来额外的成本”。关于滥用CEO备用金、租赁凡尔赛宫举行私人宴会、在世界各地持有房产等质疑,戈恩称自己的做法符合日产汽车的流程和制度,房产也都在日产名下,并非他私人持有,房产的购置经过了公司高管、法务团队的许可。

日产前CEO戈恩打响反击战:要么死在日本,要么逃出去

戈恩列举多项证据 来源:美联社

“你们不要认为我会接受现状并维持下去。我不能接受捏造事实,伪造证据。”戈恩宣布已发起反诉讼。尽管在日本,这种反起诉被受理的几率只有0.6%,且胜诉率迄今为止为0%。

对此,日本法务大臣森雅子次日回应称,戈恩在记者会上对日本司法制度的指控令人“完全不能容忍”,他逃脱审判本身“可能就是犯罪”。

被背叛职责的羞辱和被剥夺权力的恐慌,前所未有地激发了这位昔日“独裁者”的斗志。他单枪匹马宣战,试图对抗日产汽车和日本政府这样的庞然大物。

失去掌舵者的巨轮陷入困境

最让戈恩耿耿于怀的是,他为日产公司作出了巨大贡献,“现在却说我是冷血贪婪的独裁者”。

他历数自己为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服务多年的功劳,“从未有任何妥协,必须表现出强大的领导力,否则一事无成”。日本经历海啸后,他是第一个回到日本的外籍高管,冒着核辐射的危险去了福岛的工厂。2008年通用遇困,奥巴马曾邀请他执掌通用,薪水是日产的两倍,但他没有离开。

“2018年你们才发现我是独裁者吗,2017年很多媒体来采访我,写商业书籍,都没人发现我是独裁者。有时候,有钱有权就是有罪的。”阐述完证据后,戈恩涨红了脸,情绪再一次紧张起来。

但他还是在发布会上多次强调,他依然热爱自己一手拯救起来的日产。“我是雷诺日产三菱这艘船的船长,我们的船在经历风雨,我不会弃船而去。”

戈恩被捕后,雷诺-日产-三菱联盟这艘巨轮再次陷入困境。

2019年,日产汽车利润暴跌,销量严重下滑,股价蒸发近三分之一,裁员逾1.2万人。2018财年,日产盈利大幅下跌,导致雷诺的股息被削减了约1.3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0.2亿元)。日产预计,从2019年4月1日到2020年3月31日的2019财年,其营收和利润还将进一步下滑,其中净利润预计将下滑47%至17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13.55亿元)。

此外,连续两任CEO因丑闻下台后,日产高层陷入了人事动荡,内部管理弊病也遭到投资人诟病。近一年时间里,日产都在对内部员工的财务情况进行排查,内部清洗与勾心斗角的阴霾持续笼罩着整个公司。如今,雷诺仍未找到戈恩的继任者,日产CEO内田诚的拯救措施也仍在实施阶段。

日产前CEO戈恩打响反击战:要么死在日本,要么逃出去

雷诺与日产 来源:维基百科

“我作为雷诺的股东,眼看着雷诺损失了35%的股票市场价值,却做不了什么。在我被逮捕的期间,只有雷诺、日产和三菱3家汽车公司的市值是下降的。”联盟的衰落令戈恩感到痛心,“我看着他们丢掉了很大的机会,我实在无法相信,他们说要把戈恩的时代翻过去,的确,戈恩的时代已经过去,但这3个品牌已经没有未来了。”

戈恩在任时,曾推动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与菲亚特克莱斯勒的部分业务合并。如果成功,该联盟将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公司,而且“对未来的战略非常清晰”。但如今,这艘本应有更广阔空间的大船,已很难继续乘风破浪,甚至被戈恩视为“假的联盟”。

迷航的巨轮等待新的拯救者,而这艘船昔日的船长只能等待奇迹的发生。“我非常习惯创造不可能的奇迹,我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我能够回到正轨。”

新的海面上已没有他的船

尽管戈恩在发布会一开始就明确表示“不可能披露逃亡的相关细节”,但在过去几天铺天盖地的报道中,真相仍然渐渐浮出水面。

1月6日,日本检方在对戈恩住所、车站、机场的监控录像进行调查后,公布了他惊险逃亡的部分细节。

2019年12月29日下午2点40分,戈恩走出家门,出现在六本木君悦酒店。1个多小时后的4点30分左右,他出现在东京的品川车站,搭乘前往大阪的新干线列车。随后,戈恩打出租车前往关西国际机场附近的一家酒店。日本警方怀疑,戈恩是在酒店的某一个地方,或者在野外趁着夜色,钻进了黑色的音响木箱登机。

出逃至黎巴嫩后,戈恩的处境和未来仍然扑朔迷离。

在发布会的提问环节中,一名记者对戈恩的现状表示担忧:“在日本的时候你是被关在一个小的牢房中,现在来到黎巴嫩,应该说你只是被关在一个更大的囚房当中。”虽然戈恩自称在黎巴嫩拥有手机,能够和外界通信,“生活非常愉悦”,但即使黎巴嫩与日本没有引渡条约,戈恩的自由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限制。

1月1日,国际刑警对戈恩下发红色通缉令。黎巴嫩检方定在1月9日传讯戈恩,就红色通缉令内容展开问询,听取他的证词。

1月7日,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以涉嫌作伪证为由,取得了对戈恩妻子卡罗尔的逮捕证。

目前,日产汽车已对戈恩的逃离采取行动。日产汽车1月7日发布公告称,戈恩的出逃不会影响日产汽车对其追责。日产汽车将继续采取适当的法律行动,追究其不当行为对公司造成的损害。路透社援引3名熟悉日产汽车内情的消息人士说法称,日产CEO内田诚已成立特别工作组,以应对戈恩事件给日产汽车带来的影响。

在法国,有关戈恩不当行为的调查仍在进行中。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也认定,戈恩虚报薪酬及其他一系列行为均属欺诈。SEC此前宣布,10年内将限制戈恩担任上市公司的高管职位。这意味着,65岁的戈恩即使洗脱罪名,东山再起也几乎已是痴人说梦。

他是旧时代功勋卓著的船长,但新的海面上已没有他的船。

日产前CEO戈恩打响反击战:要么死在日本,要么逃出去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