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专访亚马逊首位员工:这家巨头已不可阻挡,应该分拆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腾讯科技,审校 金鹿,36氪经授权发布。

​专访亚马逊首位员工:这家巨头已不可阻挡,应该分拆

图:亚马逊首位员工、程序员谢尔·卡潘(Shel Kaphan)

据外媒报道,26年前,程序员谢尔·卡潘(Shel Kaphan)帮助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零售商亚马逊奠定了崛起的基础。日前接受媒体独家采访时,卡潘表示,他对亚马逊已经成为“巨大而不可阻挡的力量”感到担忧。

卡潘说:“我认为把亚马逊描述为无情的竞争对手是正确的。而且在客户痴迷的旗帜下,他们可以做很多事情,这对那些不是他们客户的人来说可能不是好事。”在采访中,卡潘还表达了他对亚马逊对竞争和创新影响的担忧,并表示拆分公司的部分业务“可能更有意义”。卡潘表示,他为这家公司及其提供的服务感到“自豪”,也让人们对亚马逊的早期及其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现在是地球上最富有的人)有了新的了解。

亚马逊的其他高管也接受了采访,他们对卡潘的许多担忧采取了截然不同的观点,驳斥了因为它的规模庞大而需要某种干预的想法,或者它以任何方式扼杀了竞争。最近几天,该公司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民主党参议员批评亚马逊对待工人的方式,亚马逊公开吹捧其对员工的承诺,以及它在帮助美国经济方面所发挥的作用。

采访摘要如下:

关于公司是否应该被拆分的问题

卡潘考虑了亚马逊应该被拆分的可能性,“为了营造公平的竞争环境”,这是他第一次公开谈论这个问题以及他的其他担忧:卡潘说,他对亚马逊的担忧不仅是对零售平台的担忧,还包括AWS上的软件产品。他说:“我最关心的就是保持小公司的创新能力,而且不用担心他们的业务会被剥夺。”

为何要直言不讳地站出来

卡潘说,他已经几十年没有和贝索斯交谈过了,但在他读了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前导师罗杰·麦克纳米(Roger McNamee)写的一本名为《Zucked》的书后,他现在希望站出来表达自己的担忧。

卡潘是如何认识贝索斯的

卡潘说,吸引他与贝索斯共事的是一种致力于尖端网络架构或“超文本”的愿望,以及他对图书工作的热爱。他说,当两人在1994年第一次见面时,有些事情“一下子就到位了”。他回忆道:“贝索斯来到圣克鲁斯,我们选择在我家见面,随后出去在当地购买煎饼当早餐,然后开车四处转悠。这是一次非常愉快、对未来充满期望的会面。”

亚马逊成立的早期

卡潘将亚马逊最早的迭代描述为“有趣”和“兼收并蓄”。随着公司的发展,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卡潘说:“亚马逊早期的零世代与开始涌入公司的人之间存在一点儿文化冲突。”他还提到了涌入该公司的商学院毕业生。

当被问及贝索斯从华尔街带给亚马逊的心态时,卡潘说:“基本上是冷血的。它是通过一种特殊的、相当狭窄的镜头来看待事物,尽管这是有效的,但它并不完整。”卡潘说,贝索斯“喜欢不惜一切代价获胜”。而且,虽然他从未听贝索斯明确这样说过,但卡潘说他发现贝索斯的世界观“本质上是信奉自由意志主义”。

亚马逊现在该做什么

尽管存在担忧,但卡潘明确表示:拆分亚马逊的部分业务不会解决系统性问题,包括监管松懈和资本主义本身的性质,他认为这些问题让公司得以发展。卡潘称:“如果你想改变每个人的行为方式,那么你就必须改变制度,你不能只要求一个‘球员’改变他们的行为方式。”

卡潘还谈到了对亚马逊使用的特定技术和工具的担忧,包括其专有的门铃摄像系统Ring。他说:“我对这种使用方式或与警察部门共享信息的方式不太满意。”这些担忧符合他的普遍担忧,即该公司对放缓增长或对其产品和服务增加额外监督不感兴趣。

卡潘说,在没有联邦监管或干预的情况下,亚马逊的霸主地位将使美国的不平等问题变得更加严重。他说:“一定程度的不平等是不可避免的,也是令人振奋的。但如果你走得太远,你就会达到一个临界点,我们会看到事情可能会变得更加丑陋。我不想看到这种情况。”。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