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健产品致用户死亡一审被判无责 为何总能全身而退?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12月31日报道:权健保健品风波愈演愈烈,其调理养生、包治百病的外衣正一层层被扒开。近日,有听众邱女士向中国之声反应,去年4月份,她的弟弟邱某在湖南怀化市一家名为“自然医学权健火疗”的养生美容院进行汗蒸后死亡,使用的汗蒸设备为权健公司的“权健八卦仪”。

  随后,邱某的父亲将鲍群安等该美容院的三位合伙人以及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告上了法庭。2018年9月,怀化市鹤城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权健公司无责,鲍群安等3人承担40%赔偿责任,死者邱某自身承担60%责任。邱某父亲不服,提起上诉。那么,权健公司为何一审被判无责?案件目前的最近新进展如何?

  用户权健火疗馆汗蒸后死亡,开始前未告知任何事项,还试图拉用户入伙

  现居深圳的邱女士弟弟邱某,40多岁身患癫痫。在去年的4月份,邱女士回到怀化老家,和弟弟来到了邻居向碧英女儿鲍群安经营的权健火疗馆做理疗。“进去给我的直观印象就是什么都敢做,什么都在做。店铺大概就是六七十平方左右,中间大的隔断都没有,就用布帘子隔断。工商部门颁发的许可证和营业执照都没有。我们进去的时候有的人正在做火疗,那个人就告诉我们说,这个火焰有蓝色的、有黄色的,说你的身体有什么病就呈现什么样的火焰。”

  据邱女士介绍,她和弟弟做的项目是汗蒸,使用的是一个叫做“权健八卦仪”的仪器。四四方方的形状,可以容下一个人坐在里边。在弟弟邱某汗蒸开始前,鲍群安没有说任何注意事项。邱女士表示:“当时根本没有给我们介绍任何这个产品对人群体质的要求,对疾病的要求,什么都没有提。只是说这个特别好,有病治病,无病调理。”

  邱女士称,在弟弟接受汗蒸期间,火疗馆的合伙人之一鲍群安一直在给邱女士讲述权健的产品和奖金制度,试图拉邱女士入伙,加入权健的直销阵营。但邱女士对直销的说法并不认同,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她们就在吹嘘说公司有300多个秘方,好多医院治不了的疑难杂症她们都能治得了,可以治未病,可以治已病。未病就是说未来可能发生的病,已病就是已经有的病,她都能给你调理好。”

  据邱女士介绍,弟弟邱某做了30分钟汗蒸之后出来了,脸色看着似乎不好,身上不停地出汗。她自己也进行了汗蒸,大约蒸了20分钟就感到头昏,便出来找了张床躺下。期间迷迷糊糊地听到工作人员说弟弟晕倒了,但过了几分钟又站了起来。

  邱女士以为弟弟无碍,就没有再管。歇了一会儿,邱女士的弟弟去上了个厕所,但十几分钟过去之后仍没有出来。理疗院工作人员撬开厕所门之后发现,邱女士的弟弟已经倒在地上,脖子卡在厕所一个水桶的边缘,没有了气息。

  一审:权健无责,死者自己承担六成赔偿责任,理疗院三人承担其余四成

  在一审的诉讼请求中,邱某的父亲要求理疗院的三位合伙人赔偿70余万,并要求权健公司承担连带责任。2018年9月,怀化市鹤城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权健公司无责,鲍群安等3人承担40%赔偿责任,死者邱某自身承担60%责任。邱某父亲不服,提起上诉。

  在5月份的一审开庭中,邱某父亲的代理律师李远长认为,权健公司的“权健八卦仪”以及不规范的说明书,给患有癫痫病这一汗蒸“禁忌症”的邱某制造了危险源。被告的共同过错和侵权行为导致了邱某死亡,权健公司应依法对邱某的父亲因此而受到的全部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这个案子在二审阶段还没有判决,一审的判决肯定有问题。权健跟理疗机构三个合伙人一方面是非法经营,另一方面他们的确有过错,还有侵权行为,就是不作为。他们应该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而权健公司给出的答辩意见称,汗蒸是癫痫症的禁忌症并没有权威依据和司法鉴定证明,对鲍群安等三人是否开办火疗馆并不知情,邱某的姐姐应该承担更多的义务。

  一审判决书显示,被告权健公司虽然系权健八卦仪的生产者,但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该产品具有导致邱某死亡的产品质量瑕疵的事实,故对原告请求被告权健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在今年的12月份,湖南怀化市中院二审开庭审理此案,法庭表示择期宣判。对于二审判决结果,邱女士坚信会得到一个公正的判决。“这个结果我们相信法庭会给我们公正的判决,期盼能够让这种乱象得到遏制,让我的弟弟在天之灵得到安息。”

  相似案例众多,为什么权健总能置身事外?

  据媒体统计,众多与“权健公司”相关的案件中,权健往往置身事外,并没有被起诉。即使被起诉,之后的判决也几乎不承担连带责任。2015年4月,西安的白某某经朋友介绍使用火疗治疗牛皮癣后病情加重,十天后,白某某死亡;2016年5月,内蒙的包青河带着父亲包向春进行火疗后,包向春突发心脏病死亡;2016年8月,朱某在义乌两次进行权健火疗后均感不适,后因热射病抢救无效死亡。

  但在2016年深圳肖某妹案中,权健公司未能脱清干系,需要承担因技师在权健火疗过程中操作不当给顾客带来的损失。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向中国之声记者解释,火疗产品本身是否有质量缺陷,才是权健负责任的关键:“火疗馆作为一个有执照个体工商户,能够独立承担这个民事责任,并不依附于权健。所以它应该是可以独立承担责任的一个主体。如果火疗馆在为消费者提供服务时,因为服务不当等自身原因造成了消费者权益受到损害的,确实应该由火疗馆自身来承担民事赔偿的责任。其次,如果火疗馆在规范的操作下,使用权健的产品为消费者提供服务时,消费者确因为权健产品缺陷或者质量问题,权健才应该承担这个产品的这个责任。”


  8000万买的癌症秘方,高达千余元包治百病的“骨正基”鞋垫,根据火焰颜色就能判断病症的火疗,连未发生的病都能治疗的秘方……这些权健涉嫌虚假宣传的情况,权威媒体在几年前就已有报道,但为什么仍有受害案例不断被曝光?

  此前,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称,天津市已函请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全程监督并指导调查组工作,联合调查组相关负责人表示,对合法的依法保护、违法的坚决打击、违规的取缔整治,调查组全体工作人员将对有关线索一查到底,严格依法处置,毫不手软,给社会公众以负责任的答复。中国之声也将持续关注事件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