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大佬们的足球战事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出品|子弹财经

作者|许芸

责编|蛋总

2020年的春天已近在眼前,但有些行业依旧停留在寒冬中。

2月13日,国内3家职业足球俱乐部“倒下了”。保定容大、广东华南虎和辽足这三家俱乐部先后宣布了解散球队,其中辽足更是成立了67年的老牌俱乐部,其解散球队一事让不少足球迷扼腕叹息。

事实上,中国职业足球事业的“寒冬预警”早已出现。

受疫情影响,1月30日,中国足协就宣布了2020赛季国内足球赛事延期开赛。赛事的调整势必影响球队收入,对于造血能力薄弱的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疫情的突袭无异于雪上加霜。

不过,给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致命一击的,还是内部原因。

今年以来短短两个多月时间,中国职业足球已经历多次别离。

因为资金紧张、经营困难等问题,包括四川FC、广东华南虎及上海申鑫等中甲俱乐部在内的9家俱乐部,没有向中国足协提交工资确认表,与中国足坛告别,消息一出,引发球迷们连番热议。

然而,命运的伏笔在更早的时候已埋下。2020年1月1日,万达集团宣布不再继续以目前投资的形式支持大连一方足球俱乐部。彼时,距王健林再次出山投资足球不过两年。

事实上,中国职业足球的发展离不开商界大佬的极力推动——巨额投资,是行业发展最好的催化剂。虽然足球投资并不赚钱,但长期以来,马云、许家印、王健林和张近东等对中国职业足球都抱着极大的投资热情,动辄几十亿元投资砸下。

万达与中超俱乐部大连一方决裂释放危险信号:小型足球俱乐部投资人离开成常态,当王健林这样的商界大佬也动了退缩念头,本就严重依赖外部资金“输血”的中国职业足球的明天会在哪里?

大佬“爱”足球

在任何一个国家,创建、运营或投资一家顶级联赛的俱乐部都不是易事,尤其是中国。

在中国足球职业化道路上,王健林、许家印及马云等一众商界大佬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打造了不少传奇。

作为最早一批投资足球的企业家,王健林是足球圈内除了球星外最具话题性的人物。

早在1993年,万达集团进入足球领域,创建了大连万达足球俱乐部,在1994、1996、1997和1998年获得甲A联赛冠军,创下职业联赛连续主客场55场不败的神话,也曾在国际足联俱乐部排名中位列亚洲之冠,国际第31名。

万达集团早年间投资职业足球的具体金额暂无公开数据统计,但当年王健林拎着现金到球场督战、现场发奖金的故事,至今仍为人津津乐道。

1998年9月27日,一场普通的足协杯比赛上,辽宁队点球击败甲A霸主大连万达,改变了王健林的足球投资轨迹。

不满主裁判俞元聪的三个点球判罚,王健林在赛后怒火爆发:“中国职业足球联赛搞了5年,虽然有进步,但比赛场上黑暗面太多了。因此,我郑重提出两点:一、万达足球俱乐部将对本场比赛的执法全力申诉;二、基于目前的现状,搞足球还不行,因此我正式宣布,今年联赛后万达将永远退出中国足坛,以示抗议!”

2000年初,万达将球队转让给大连实德,从此退出中国足坛。

对于王健林的退出,前《南方体育》总编龚晓跃表示,“王健林在职业联赛初期,已经从足球里拿到应得的回报了,等把大连队出手的时候,中国足球已经转入低谷了。所以这次退出颇为明智。”

王健林退出10年后,同是地产商人的许家印,花1亿元接下了当时陷入假球风波的广州队,并更名为广州恒大足球俱乐部,进入足坛。

许家印用与王健林如出一辙的手段——砸钱,吸引国脚加盟,高薪聘请外援,打造了大连万达之后的下一个传奇“广州恒大”,一举改写了北强南弱的中国足球版图,也开启了中超“金元足球”时代。

在被许家印收购的2010年,广州恒大升入中超,3年后,广州恒大拿下了亚冠联赛冠军。一直到2017年,广州恒大实现中超七连冠,2018年,中超冠军被上海上港队夺走,但很快在2019年再次被广州恒大夺得。

2014年,许家印还把马云拉入伙。阿里巴巴向广州恒大足球俱乐部注资12亿元,获得50%股权。此后,俱乐部更名为“广州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

除了投资广州恒大,马云还将投资目光放到中国女足身上。

2019年,支付宝宣布未来10年投入10亿元支持中国女足发展,具体包括女足国家队的训练、女足球员的伤病保证及退役转型、女足技术发展等。

除了王健林、许家印和马云这些“首富级”商业大佬,上港、苏宁、华夏幸福、权健及绿地等大金主也争先恐后入场,开启了中超无限“烧钱”模式。

超级富豪入场,以远高于正常身价的转会费和巨额年薪吸纳球星,将中国职业足球与资本牢牢地绑在一起。

足球投资是好生意吗?

投资讲求回报无可厚非,但商界大佬们在投资足球时往往愿意宣扬情怀,颇有些“大爱无私”的意味。

从明面上的直接资金回报来看,足球投资几乎是一场“稳赔不赚”的游戏。

2015年11月6日,恒大淘宝(即“广州恒大”)成功在新三板挂牌,风头一时无两,被称为“亚洲足球第一股”。恒大淘宝的挂牌,揭开了足球俱乐部的神秘面纱,也侧面反映了中国职业足球行业到底有多赔钱。

据恒大淘宝财报,其自2013年以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每年亏损金额都在数亿元。

但亏损的足球俱乐部绝不只广州恒大一家。据普华永道提供的数据,2016年赛季,16支中超俱乐部的总成本达到了110.14亿元,总收入为70.82亿元,总体亏损达到了39.32亿元。

足球投资的老玩家王健林一度发出警告:“它(投资足球)能给你带来影响力,但是不会让你赚钱,每年你都得烧钱,这是肯定的。这的确会吸引眼球,但是很难赚钱。”

话虽如此,但王健林的目光未曾离开过足球。2017年,面对风头正盛的广州恒大,他直言不讳:“假如恒大一直这么一花独放下去,我实在看不下去,不排除我出来跟他们掰掰手腕。”

大佬无戏言。2018年初,在宣告“永远退出中国足坛”近20年后,王健林高调重返中国职业足球,万达入主大连一方集团足球俱乐部,征战新赛季的中超联赛。

商人本性逐利,与在不挣钱的足球上投入巨资的行为无疑自相矛盾。

龚晓跃直言,“至少我了解的,没有‘纯粹’因为喜欢足球而巨资投入的老板。”

大佬们前赴后继加入这场看不到直接财务回报的“投资盛宴”,玄机或许就在于王健林所说的“吸引眼球”上。

全球球迷超过16亿人,中国球迷超过3亿人,足球赛事一向是媒体关注的热点,曝光率高,这意味着投资足球将为企业带来巨大的知名度。

在足球投资领域,恒大冰泉的变现被认为是最经典的案例。2013年亚冠第二回合决赛上,广州恒大球衣的胸前广告突然换成恒大冰泉,在成功捧得亚冠奖杯之后,恒大集团便召开发布会,高调宣布进军矿泉水产业,此后3个月里,恒大冰泉的经销商订单达到57亿元。

足球同时也吸引着政府的目光,更被认为是连接政府资源的阶梯。原深圳足球俱乐部总经理孟庆森直言,“投资足球的企业,通过当时兴盛的所谓市长足球,来获得政府资源。”

对于许家印来说,投资足球虽然还未在明面上获得直接的财务回报,但从其间接给恒大乃至许家印带来的社会影响力来看,显然是一笔名利双收的好买卖。

随着广州恒大的成绩扶摇直上,广州市、广东省领导乃至国家部委官员都成为许家印座上之宾。2013年,许家印当选全国政协常委。

在投资足球前,恒大只是一家地方民企,进入足坛后业绩与地位一路飙升。

2010年,恒大集团的销售额从2009年的303亿元飙升至504亿元;2013年,整体销售额突破千亿元;2015年,销售额破2000亿元;2016年,恒大销售额已高达3733.7亿,超过了地产龙头万科;2019年,恒大实现合约销售金额约6010.6亿元(未经审核)。

外界认为,这一成绩与广州恒大在足球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功有着密切关系。

在中国,企业通过投资足球以获得政府在税收乃至土地方面的优惠政策,已是公开的“秘密”。有消息称,当年平安集团投资深圳足球,“回报”就包括两块重要的土地。

因此,房地产巨头相较于其它行业更乐于投资足球,包括万达、恒大、富力、绿城和华夏幸福等地产巨头都在足球上投入巨资。从本质上讲,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约等于中国房地产联赛。

“出走”的投资人

以恒大、万达为首的一批“人民币玩家”,将中国职业足球快速推向高潮,火热的赛事让各路资本蜂拥入场,但一些问题也被掩盖。

随着经济环境的变化,房地产走弱,大佬们在足球投资上变得意兴阑珊。中小玩家回过神来,中国职业足球已经成了玩不起的游戏,发展中的问题也暴露无遗。

“中国搞了26年职业联赛,最大的弊端是既不是好的生意,也不是好的事业。既不赚钱,也没有培养出优秀人才。”在今年1月9日举办的中国足协职业联赛政策研讨会上,中国足协秘书刘奕总结道。

“像李铁、邵佳一和孙继海等过去最优秀的球员,都是传统体校培养的,不是职业联赛培养出来的。相反,像孔卡、穆里奇这样级别的外援来到中超后,我们本土球员习惯了让外援支配比赛。”刘奕说。

在中国职业足球领域赚不到钱的投资人开始寻找新的出路。

“中国足球有太多的问题需要解决,在那之前,投资中国足球,并不是最佳选择。”镜湖资本创始人吴幽这样解释自己为何不再投资中国足球。

早前,吴幽以个人名义注资合肥桂冠俱乐部,2018年,在3年3000万的投入未见成效后,他决定不再在中国足球领域耗费更多的时间和资金。

他从中国足球抽身,在国外以镜湖资本的名义收购英超南安普顿俱乐部。“南安普顿收购时花了2.3亿英镑,后来又追加了5000万(英镑)。”

“国外的俱乐部运作有一套非常成熟的模式,足以保证投资收益。”吴幽说。

像吴幽这样从中国职业足球领域“出走”的投资人不在少数。刘奕透露,过去26年当中,超过上百家企业退出职业联赛。

“金元足球”后遗症

资金雄厚的地产商们聚力营造出了中超盛世,中甲、中乙联赛一度也热闹非凡,大牌外援、本土球员的身价水涨船高,泡沫撑起了中国足球的表面繁荣。

但中甲、中乙俱乐部的造血能力、媒体曝光和资金实力,与背靠超级富豪的中超俱乐部相距甚远——普华永道数据显示,2016赛季,中超俱乐部的总收入为70.82亿元,中甲俱乐部总收入只有10.92亿元。

当经济下行,中小投资者又得不到投资回报,无力继续“烧钱”行为时,首先受到冲击的,便是这些级别较低的俱乐部。

足协推出限薪令等系列改革措施,意图挤掉泡沫,解决当前足球职业俱乐部面临的问题。

但长期的“金元足球”影响叠加经济环境变化,一些足球投资人已不愿再“烧钱”或已无钱可烧,足球俱乐部不时有“欠薪”消息见诸报端。

2月4日,中国足协在其官方网站公布了中甲、中乙及中冠俱乐部的工资奖金确认表,3家中甲俱乐部四川FC、广东华南虎、上海申鑫以及6支中乙俱乐部南京沙叶、福建天信、大连千兆、银川贺兰山、延边北国、吉林百嘉都没有向中国足协提交工资确认表,意味着他们与中国足坛告别。

而据「子弹财经」了解,在提交确认表的球队中,仍然有存在资金问题的俱乐部,此后,或有更多球队将“消失”。

尽管中超俱乐部股东资金更为雄厚,所受波及有限,但在大势之下,难言轻松。

今年元旦,万达集团发布公告直诉委屈:两年来,万达集团给一方足球俱乐部支付了巨额中超运营资金,但由于种种原因,万达至今没有获得一方足球俱乐部股权,俱乐部历史遗留的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甚至连俱乐部账户都无法使用。因此,万达集团不能以目前的方式继续支持一方足球俱乐部。

万达投资中超俱乐部大连一方两年,此前一直隐而不发,在新赛季前夕宣告退出,不禁令人为大连一方的未来捏一把汗。

商界大佬们带着雄厚资金强势入场,带给中国足球更高的管理和训练水平,职业足球得以迅猛发展,但“金元足球”催生的泡沫,也在加速收割足球俱乐部的生命。

对于缺少资金支持的足球俱乐部而言,一场生存考验已经展开。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