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香会”闭幕:自由开放的印太不需要“选边站队”|新京报快评

原标题:“香会”闭幕:自由开放的印太不需要“选边站队”|新京报快评

自由开放的印太秩序是域内国家共同的追求,需要共同携手合作,而不是由谁来主宰。

▲ 第18届香格里拉对话会5月31日至6月2日在新加坡举行。 图为新加坡夜景。 图/新京报网

文 | 孙兴杰

第18届香格里拉对话会(香会)5月31日至6月2日在新加坡举行。近日,以代理国防部长身份出席香格里拉对话会的沙纳汉发表了长篇演讲,核心就是配合五角大楼新出台的《印太战略报告》来阐述“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沙纳汉声称,美国不希望本地区的任何国家被迫选择或放弃与其他国家的经贸往来。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主旨演讲中也提出,“主动避免选边站队”。沙纳汉的演讲看上去比较克制,却透露出美国的印太战略就是要构建一个美国主导的军事同盟体系,另外,还将军事与经济挂钩,在印太地区进行安全动员。

美国在去年将太平洋司令部改名为印太司令部,在今年香格里拉对话会之前,又出台了《印太战略报告》,系统阐述美国印太战略的目标以及手段。

2017年,特朗普政府出台了《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对美国的安全战略进行了比较大的修订,《印太战略报告》可以说是新的国家安全战略的具体化,美国认为自己面对的安全威胁来源发生了重大的变化,除了恐怖主义和朝核、伊核之外,就是中国、俄罗斯等大国。

在沙纳汉的报告中也提到了朝核以及恐怖主义,但并不是重点,大篇幅渲染的还是中国、俄罗斯带来的挑战,当然,在演讲中他并没有点名。

沙纳汉曾经在波音工作,对经济事务比较熟悉,现在是等待转正的代理国防部长,他提出了一个非常合乎逻辑的论断:经济安全就是国家安全。而美国印太战略的核心还是维护美国的军事优势,大幅度增加军费开支,同时要构建和强化美国的军事同盟体系。虽然美国声称要建立“自由开放”的印太秩序,但是以军事手段解决经济问题必然会是以“敌我”来划线,选边站队。

印太地区是全球经济发展最快,也是最具有潜力的地区,美国在这一地区的高强度介入从二战后就开始了。沙纳汉说印太地区70年的安全与繁荣有赖于美国的介入,也是罔顾历史,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也是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强势介入,带来的并不是安全与繁荣。

美国追求的是地区的主导权,甚至是主宰权。印太地区的发展与和平依赖的是域内国家的合作与努力,是国家治理与区域和平共同的结果。

印太地区的变化在于区域内经济体的发展与崛起,是区域内经济合作网络的构建,如沙纳汉所熟悉的地区供应链网络的构建。在这一变迁的过程中,美国感到了落寞,美国专栏作家扎卡利亚几年前写了本书,名叫《后美国世界》,现在来看,美国根本不接受“后美国世界”,也不欢迎世界走向“后美国时代”。

沙纳汉在演讲中罗列了美国与区域内国家的军事合作,尤其是进行的一系列军事演习以及军事销售合同。一方面彰显美国在印太地区依然是老大,另外一方面就是迫使域内国家表态选边,甚至是代替选边,从性质来说,这是变相的绑架,把这些国家绑在美国主导的军事同盟体系之中。

事实上,不管什么构想都应充分考虑地区国家的共同安全、共同利益,都不应带有军事同盟性质,都不能损害他国利益。自由开放的印太秩序是域内国家共同的追求,需要共同携手合作,而不是由谁来主宰。

□孙兴杰(学者)

编辑:井彩霞 校对:吴兴发

责任编辑: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