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褚时健去世:对企业家最好的呵护是市场法治化|新京报快评

原标题:褚时健去世:对企业家最好的呵护是市场法治化|新京报快评

市场经济也是法治经济。也只有法治化市场培育得足够完善,才是对褚时健们最好的呵护。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徐立凡

改革开放后第一代企业家的代表人物之一褚时健今日去世,享年91岁。

褚时健的人生极富传奇色彩。20多岁打过游击;36岁成为企业负责人;51岁时冲到第一线成为玉溪改革者,博得了“烟草大王”的称号;71岁身陷囹圄;74岁保外就医后二次创业,成功创建了褚橙品牌。

这样的人生足够传奇。没有超强的性格特质,很难在大起大落后,最终还是站着。

褚时健身上确实有第一代企业家普遍具有的性格特点:敢作敢为。接手玉溪烟厂后,他建制度,大举借债引进先进设备,厂子负债率一度高达500%。玉溪从此一转颓势,从濒临倒闭成长为亚洲第一、世界第五的烟草企业。18年里,红塔累积创利税达1400亿元以上,一度占据云南财政收入的半壁江山。企业也从烟草业发展到包括了轻工业、交通运输业、能源、金融业的复合型实体。

敢作敢为的另一面是不屈不挠。以84岁高龄二次创业成功,给褚时健的传奇又增添了一笔。不过,这时候的褚时健已是风淡云轻。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他把自己的曲折人生简单地归结为六个字:“功是功,过是过”。没有推诿,没有辩解。从中,人们看得到他的释然以及与过去的和解。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性格决定命运,褚时健的传奇人生,足为后人励志。时代也决定命运。褚时健传奇人生里的时代烙印,足以发人深省。

在当年,褚时健被评为全国优秀企业家“金球奖”、“十大改革风云人物”“烟草大王”等光环环绕之时,他面对的还是一个混沌、发育不全的市场体系。

这样的市场体系很容易产生高烈度冲撞。再声名显赫的企业家,在批条子经济的夹击中也很难从容自如;没有建立起现代企业制度、薪酬制度、监管制度,企业家也容易踩线。这使褚时健与同时代的不少企业家一样,一度坠入了深渊。

个中是非,褚时健出狱后就无意再论,今天也无需再论。但是褚时健的命运转折,在今天仍有其意义:当企业家冲破障碍、劈波斩浪时,界限在哪里?

从褚时健的命运中我们能发现,权力与市场划清边界有多重要。二者边界不清,就有可能导致权力意志与企业利益的不合拍,导致监管者、企业和企业家都处于风险当中。

我们也能发现,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有多重要。权力均衡的决策机制、恰当的薪酬机制,不仅对企业的发展至关重要,对有才能的企业家也同样重要,甚至是企业家的保护层。

我们还能发现,给企业足够的经营自主权多重要。再成功的企业也得按规律办事才能发展,如果只把成功企业作为政绩样板,一味“拔苗助长”,企业发展前景和空间就都会被限制。

而这一切归根到底,都要归结于法治和市场环境的发育、成熟。

今天的企业家,面对的市场环境、法治环境已经趋于完善,但或许更需要褚时健晚年创业的胆魄和勇气。

而从体制层面来说,保护好有才华、有志向的企业家,这个课题远未过时。

徐立凡(专栏作家)

编辑:孟然 校对:陆爱英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