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ST康得被罚前夜完成董事会换血 连续四年财务造假

  金陵晚报记者 陶炜

  7月5日晚间,*ST康得(3.520, 0.00, 0.00%)(维权)(002450)发布了《关于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的公告》,公司2015-2018年连续四年财务造假,净利润实际为负,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这对投资者来说,确实是个坏消息。但《金陵晚报》“易索赔”记者注意到,公司在被罚前刚刚完成了董事会换血,这不仅意味着之前的内斗告一段落,还给公司带来新的可能。

  连续四年财务造假

  根据证监会下达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公司存在四大项违规行为。

  一、在年度报告中虚增利润总额。2015年1月至2018年12月,康得新通过虚构销售业务方式虚增营业收入,并通过虚构采购、生产、研发费用、产品运输费用方式虚增营业成本、研发费用和销售费用。通过上述方式,康得新《2015年年度报告》虚增利润总额23.81亿元,占年报披露利润总额的144.65%;《2016年年度报告》虚增利润总额30.89亿元,占年报披露利润总额的134.19%;《2017年年度报告》虚增利润总额39.74亿元,占年报披露利润总额的136.47%;《2018年年度报告》虚增利润总额24.77亿元,占年报披露利润总额的722.16%。上述行为导致康得新披露的相关年度报告财务数据存在虚假记载。

  二、未在年度报告中披露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情况。2014年,大股东康得集团与北京银行(5.970, -0.02, -0.33%)西单支行签订了《现金管理服务协议》,将康得新及其合并财务报表范围内3家

  子公司的5个银行账户资金被实时归集到康得集团,康得集团非经营性占用康得新资金。康得新与康得集团发生的关联交易金额2014年为65.23亿元,2015年为58.37亿元,2016年为76.72亿元,2017年为171.50亿元,2018年为159.31亿元。

  三、未及时披露及未在年度报告中披露为控股股东提供关联担保的情况。2016年1月22日、11月14日及2017年1月17日,康得新子公司张家港康得新光电材料有限公司与厦门国际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签订了3份《存单质押合同》;2018年9月27日,光电材料与中航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存单质押合同》。前述存单质押合同均约定以光电材料大额专户资金存单为康得集团提供担保。

  四、未在年度报告中如实披露募集资金使用情况。2015年12月,康得新非公开发行17074.56万股股票,募集资金净额298,226.92万元,用于向光电材料增资,建设年产1.02亿平方米先进高分子膜材料项目。2016年9月,康得新依据中国证监会的核准批复,非公开发行29411.76万股股票,募集资金净额478422.59万元,用于向光电材料增资,建设年产1亿片裸眼3D模组产品项目和前述先进高分子项目及归还银行贷款。2018年7月至12月期间,康得新累计将24.53亿元从募集资金专户转出,以支付设备采购款的名义分别向化学赛鼎、宇龙汽车支付21.74亿元、2.79亿元;转出的募集资金经过多道流转后主要资金最终回流至康得新,用于归还银行贷款、配合虚增利润等,变更了募集资金用途。

  鉴于证监会已经查明的事实,凡在2016年4月22日-2019年1月22日期间买入康得新并在2019年1月22日晚间依然持有的投资者可以将姓名、电话、交易记录发送邮件至[emailprotected]的邮箱参与由《金陵晚报》“易索赔”频道组织的索赔预征集行动,并在获得赔偿前无需支付任何费用。

  被罚前完成董事会换血

  根据查明的事实,公司2015-2018年连续四年财务造假,净利润实际为负,依据相关规则,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这对投资者来说,确实是个坏消息,但公司也有积极的信息,公司在被罚前刚刚完成了董事会换血,这不仅意味着之前的内斗告一段落,还给公司带来新的可能。

  7月1日晚间,公司披露公告,董事长、总裁肖鹏和副总裁、代董秘侯向京因个人原因双双辞去了公司职务。公司董事会指定纪福星接替侯向京继续代行董事会秘书职责,而纪福星则是康得集团的代表。7月3日晚间,*ST康得发布公告,当日召开第四届董事会第七次会议,公司因经营管理需要,董事会同意聘任邵振江、胡静为公司副总裁。从邵振江的任职背景来看,他此前一直在康得新任职。这意味着,公司的内斗告一段落。

  此前,*ST康得在6月18日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康得集团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大会将审议包括《关于提请股东大会免去肖鹏先生董事职务的议案》、《关于提请股东大会免去侯向京先生董事职务的议案》。6月20日凌晨,肖鹏、侯向京在*ST康得官方微信发布致康得新公众股东书,回应遭控股股东提案罢免一事。两人称“康得新最近发生的罢免事件就足以证明:任何敢于向掏空上市公司的大股东说不的人,都将被罢黜。他们以股权优势,有恃无恐;如此顽疾,积重难返。”并表示“决不让掏空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实际控制人继续把持公司为非作歹。”当日晚间,*ST康得发布公告,宣布董事会6月20日审议通过《关于公司限制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股东权利的议案》。公告表称,鉴于公司控股股东康得集团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信息披露违规行为,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公司董事会决定依法冻结康得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的股票,依法限制其相关权利,同时责成公司管理层依法提起司法冻结程序。6月26日下午,康得集团在其官网发布声明,列出了*ST康得现任管理层“七宗罪”,举报*ST康得现任管理层与注册资本金仅为1元的香港金石资本公司签署了一份《专项咨询协议》,并已转款近2000万元。康得集团认为,*ST康得目前正处恢复生产的关键期,资金极度紧张,如此支付有违常规。康得集团已就此向江苏证监局递交了举报材料。

  有市场人士认为,这一风波中值得玩味之处有两点:第一,公司的控制权依然遭到激烈争夺,这意味着公司并不是一个纯粹的烂摊子。第二,随着罚单落地,公司实际上又有了重组的可能,公司还可能有腾挪的空间。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