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Zenuity分分合合,沃尔沃自动驾驶研发变局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汽车之心”(ID:Auto-Bit),作者 陈念航,编辑 王德芙。36氪经授权发布。

1

2020 年 4 月 3 日,智能驾驶软件开发商 Zenuity(哲内提)通过官方渠道公布了分拆的消息。

豪华车企沃尔沃(Volvo)与头部 Tier 1 奥托立夫(Autoliv)联手成立合资公司携手 3 年之后,还是选择了分手。

官方称这是为了最大化 Zenuity 的研发潜力。按照计划,Zenuity 当前全球 700 多名员工将被分为两部分:

(1)Zenuity 在德国慕尼黑和美国底特律的业务和人员将移交给维宁尔(Veoneer),他们将专注于 ADAS 系统的开发和商业化,并集成到维宁尔的平台中。

维宁尔的前身是奥托立夫的汽车电子业务部,于 2018 年分拆后上市。

(2)Zenuity 在瑞典哥德堡和中国上海的自动驾驶(ADS)开发业务、运营和人员将会被转移到沃尔沃旗下一家独立的新公司,该公司将专门从事高级别自动驾驶软件的开发和商业化。

另外,Zenuity 已经为 ADAS 和 ADS 系统开发了一个统一的软件平台,该平台将成为维宁尔以及沃尔沃旗下新公司后续研发的基础。

分拆之后,沃尔沃和维宁尔都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技术和资源,将继续推进各自在智能驾驶领域的发展战略。

我们无法判断这是一次失败的合作还是一次成功的分手。

但可以肯定的是:

车企沃尔沃与供应商维宁尔在智能驾驶开发战略上出现了分歧,沃尔沃继续坚持自己的高级别自动驾驶开发;维宁尔则将更多的精力投向了辅助驾驶市场。

有分析认为,此次 Zenuity 的分拆,很有可能与吉利集团重组沃尔沃的计划有关。

吉利在今年 2 月提到,推进吉利与沃尔沃重组是为了「实现成本结构与新技术开发的协同,以应对未来的挑战」。

而沃尔沃拿下 Zenuity 的高级别自动驾驶研发业务并成立新公司,正好补齐了吉利本身在自动驾驶研发领域的短板(吉利此前的研发重点在辅助驾驶),可以形成研发协同。

还有一层更直接的关系是吉利在 2019 年已经确定选择 Zenuity 作为其辅助和自动驾驶软件的首选供应商。

一来二去,吉利通过沃尔沃间接拥有了 Zenuity 的高级别自动驾驶研发版块,补全了智能驾驶业务版图。

根据拆分前维宁尔在今年 3 月公布的一批产品落地计划:吉利控股旗下的 Polestar 2 车型就将搭载 Zenuity 的软件系统,支持交通拥堵辅助驾驶、车道居中保持等功能。

2

其实,与奥托立夫成立合资公司 Zenuity 只是沃尔沃 15 年智能驾驶技术研发历史中的一个组成部分。

Zenuity 所代表的车企+一级供应商的联合开发自动驾驶的模式在 2016 年时行业内还很鲜有。

当时,沃尔沃向 Zenuity 提供了知识产权和工程人才,奥托立夫则拿出了约 1.26 亿美元的资金以及部分知识产权。

两家公司对 Zenuity 的未来想得很清楚:

    新公司未来将会研发 ADAS 系统及自动驾驶系统,并应用于沃尔沃车型上;

    新公司开发的新技术将由奥托立夫独家面向全球汽车厂商出售,两家公司共享收益;

    奥托立夫将是 Zenuity 所有新产品向第三方出售的独家渠道及供应商,而沃尔沃可直接从新公司采购。

    Zenuity 研发的产品是「自动驾驶通用软件」,他们并不做硬件系统。

    当然,如果车企有需求,Zenuity 也可以为 OEM 们推荐相应的传感器硬件,这些硬件将由奥托立夫来供应。

    2016 年 Zenuity 成立时,沃尔沃派出了时任沃尔沃集团瑞士总经理、曾担纲 90 系产品项目的副总裁 Dennis Nobelius 作为新公司的 CEO。

    另外,此前在沃尔沃主导著名的自动驾驶测试项目 Drive Me 的 Erik Coelingh 也被派驻到 Zenuity 担任副总裁和技术顾问。

    这一系列动作可以看出,沃尔沃对于 Zenuity 的期冀是非常高的。

    但 3 年时间过去,这家合资公司的很多规划并未取得显著的进展,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沃尔沃的自动驾驶之路走得并不那么顺利。

    3

    时间拨回到 2005 年。

    那时候,全球车企对智能驾驶远没有今天这样火热,谷歌还没有开始组建无人车团队,沃尔沃也还未被吉利收购。

    但就在当时,沃尔沃已经成立了自动驾驶项目组。

    在自动驾驶开发策略上,沃尔沃最开始并不是要「一刀切」地将方向盘和加速踏板拿掉,而是更关注消费者本身,让他们可以自主选择人工驾驶还是自动驾驶,可以拥有驾与不驾的权利。

    2012 年时,沃尔沃参与到了欧洲环保型道路安全列队行车项目中,研究的是在高速公路上列队行车的可行性。

    测试时,一辆由驾驶员操控的沃尔沃卡车作为头车,三辆沃尔沃的乘用车(分别是 S60、V60 和 XC60)在后面自动跟随,车辆的行驶速度不超过 90 公里/时,车与车之间间隔不超过 4 米。

    为了完成这次测试,沃尔沃在其乘用车上加装了摄像头、毫米波雷达以及激光雷达传感器,车辆因此具备了自适应巡航、车道保持、停车辅助等自动驾驶功能。

    有了各类测试项目的经验做铺垫,沃尔沃逐渐明晰了其自动驾驶的研发方向,走上了一条辅助驾驶和高级别自动驾驶「双线并举」的研发之路。

    其中,辅助驾驶这条路线的成果以 2014 年首发搭载在新款沃尔沃 XC90 上的 Pilot Assist 系统为代表;而高级别自动驾驶的研发路线则以沃尔沃 2013 年 12 月启动的 Drive Me 测试项目为代表。

    4

    先说 Pilot Assist 系统。

    新一代沃尔沃 XC90 于 2014 年 8 月在瑞典亮相。9 月份,全球首批限量版 1927 台全新 XC90 在电商平台上开启预订,李彦宏、柳传志还成为了准车主。

    作为吉利收购沃尔沃后的第一款新车,SPA 架构下的第一款车,以及其上首发搭载了 Pilot Assist 辅助驾驶系统,XC90 在当时吸引了很多关注。

    第一代 Pilot Assist 系统允许用户在 50 公里时速内开启,系统将接管方向盘和刹车系统,让车辆保持在车道中央行驶。当检测到前车减速时,本车也会进行减速跟随直至刹停。

    在交通拥堵情况下,Pilot Assist 系统能够自动控制车辆加速、减速以及制动,减轻驾驶员的操作压力。

    2016 年,沃尔沃推出了第二代 Pilot Assist 系统,成为了新款 S90 车型的标准配置。

    这一代 Pilot Assist 实现了「TJA+ ICA(集成式巡航)」功能,速度上限也被提升至 130 公里/小时。

    它的实用性和适用范围扩大了很多——尤其是在高速公路上:只需按下方向盘左侧中间的按钮,仪表盘左下角绿色指示灯亮起即进入自动驾驶状态。

    出于安全考虑,Pilot Assist 系统只允许驾驶员脱离方向盘 10 秒的时间,如果此提示持续 5-10 秒,方向盘仍然没有感应到手握的压力,就会提示自动驾驶状态解除。

    沃尔沃的 Pilot Assist 系统,与后来日产推出的 ProPilot 系统以及通用推出的 Super Cruise 系统在功能上异曲同工。

    但差别在于,沃尔沃在 2014 年就实现了这一系统的量产上车。

    Pilot Assist 系统之外,沃尔沃的另一条路线就是高级别自动驾驶。

    最早在 2013 年 12 月,沃尔沃便宣布启动自动驾驶测试计划——Drive Me,准备在瑞典哥德堡市区及周边 50 公里的典型通勤道路上投放 100 辆自动驾驶汽车进行测试,这些车辆会交付给哥德堡的志愿家庭日常使用。

    沃尔沃给自家的自动驾驶系统取名为 Auto Pilot。该系统只能在限定路段运行,当车辆按照导航行驶到指定路段,Auto Pilot 便进入可运行状态,用户只需要双手按住方向盘两侧的拨片并保持一小段时间,车辆就会按进入自动驾驶状态。

    车辆仪表盘右边会有 Auto Pilot 剩余运行时间的提示,也就是说在这段时间内,用户可以从车辆驾驶中脱离去做其他事情。

    沃尔沃的自动驾驶车辆上搭载了 1 颗单线激光雷达、7 颗毫米波雷达、5 颗摄像头以及 12 颗超声波传感器,还有 GPS 装置以及计算单元,同时车辆的各个执行系统还有多重冗余。

    2015 年时,Drive Me 项目还来到北京,沃尔沃邀请了一批科技圈人士进行试乘体验,其中就包括美团创始人王兴。

    当时,Drive Me 的车辆可以实现自适应巡航、全自动泊车、行人防撞、疲劳监测等功能。

    2017 年 12 月 12 日,投入达 5 亿瑞典克朗的 Drive Me 项目终于迎来了阶段性进展。

    沃尔沃正式将两辆 XC90 分别交付给来自哥德堡的海因一家和西蒙诺夫斯基一家,此举宣告 Drive Me 全球首个真人自动驾驶测试项目正式拉开序幕。

    这两个志愿家庭将在瑞典哥德堡的公共道路上对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开展试用。

    沃尔沃当时表示:2018 年年初,还将有三户家庭加入其中;未来四年,预计将总共有 100 人参与该项目。

    5

    沃尔沃在高级别自动驾驶领域,还有一项大家都非常熟悉的合作,那就是沃尔沃与 Uber 这对「老伙计」。

    两家公司在 2016 年 8 月 18 日首次结成合作伙伴关系,联合开发下一代自动驾驶汽车和技术。

    具体来说,沃尔沃与 Uber 将启动联合项目,共同开发新的基础车型。

    这一车型将不仅涵盖最新自动驾驶技术,并且支持升级,包括开发具有完全自动驾驶功能的汽车。该基础车型将由沃尔沃汽车生产,Uber 会对其进行采购。

    两家公司将为该项目投入共计 3 亿美元。

    2017 年 11 月,沃尔沃与 Uber 的合作进一步深化,前者将在 2019 年至 2021 年间向后者出售数万辆基础车型,用于研发最新自动驾驶技术。

    这款基础车型基于沃尔沃 XC90 打造,配备沃尔沃最先进的安全、冗余配置和核心自动驾驶技术,Uber 将在此基础上搭载其自主研发的无人驾驶技术。

    后续,沃尔沃与 Uber 又联合开发了数款自动驾驶基础车型。

    这些基础车型的重要功能包括:多个用于转向和制动功能的冗余设置,以及电池备用电源。当任何一个主系统由于某种原因出现故障,冗余设置将立即采取措施,使汽车安全停止运行。

    2019 年 6 月,沃尔沃和 Uber 又推出了一款基于 XC90 打造的自动驾驶原型车。

    沃尔沃还计划在 2020 年代初,推出自己的基于下一代可扩展模块架构(SPA 2.0)生产的高度自动驾驶汽车,可实现在高速公路和环路等指定地理区域内的高度自动驾驶。

    6

    在自动驾驶系统开发之外,沃尔沃也在布局自动驾驶传感器以及其他单项技术领域,包括战略投资美国激光雷达企业 Luminar 以及与中国联通合作研发基于 5G 的 V2X 车路协同技术。

    这一系列布局,正在引领着沃尔沃自动驾驶研发迈向更加纵深的领域。

    回过头来看,沃尔沃这 15 年的自动驾驶研发主要经历了以下几个重要阶段:

      其一,领先于行业实现了 Pilot Assist 这样的 L2 级自动驾驶系统的量产上车;

      其二,通过 Drive Me 测试项目展现了沃尔沃对研发消费级自动驾驶车辆的野心;

      其三,通过与 Uber 的合作,沃尔沃掌握了打造优秀的自动驾驶基础车辆平台的能力;

      其四,经过 Zenuity 的合资和分拆的一系列操作,沃尔沃拥有了属于自己的高级别自动驾驶软件研发能力。

      现在的沃尔沃自动驾驶依然保持双线,一边是 Pilot Assist 这样的驾驶辅助系统的研发和迭代;另一边则是 Zenuity 拆分后的独立子公司担纲高级别自动驾驶软件研发。

      同时,沃尔沃还与 Uber 在自动驾驶基础车辆平台上保持着紧密的合作。

      在崇尚快速开发和迭代的自动驾驶领域,几经折腾的沃尔沃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尽快组建起新的自动驾驶子公司,梳理清楚 Zenuity 分拆后的业务,开启新十年的全新征程。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