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老罗卖车卖手机、薇娅卖火箭,MCN机构却很焦虑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晓程序观察”(ID:yinghoo-tech),作者:Miss豆教授,36氪经授权发布。

昨晚8点,罗永浩的第三场直播如期而至。一开场,他就表示以后都会站着直播,这样自己会更加有活力,当然,情况确实如此。

与前两场的“机械化”地讲解产品参数相比,每上一款产品,老罗都与其搭档朱萧木,现场表演“卖家秀”,甚至再度刮掉了新长出来的胡子。

数据来自新抖

“太拼了!”这是一众网友与其支持者对老罗的评价。当然成绩确实不错,本场直播累计销售额达到了5715.9万元,虽比不上首次直播的1.1亿元,但要超过上次的3524.05万。

直播风口下,除了“拼老命”还债的老罗,还有直播界的“劳模”李佳琦。

此前,李佳琪豪掷1.3亿元,买下上海顶级豪宅,和胡歌做了邻居。一年前,如果哪家媒体报道这个传言的主角是个直播卖货的网红,恐怕留言区会有一大批“骗人”的字眼。但如今留言区却满是“羡慕”、“直播好风口啊”的字眼。

疫情这只“黑天鹅”的出现,让直播本来就在高速发展的行业更加想象力无限。不仅李佳琪们赚得盆满钵满,罗永浩等“跑步”入场;素人博主也在迎来春天,店员、柜姐甚至理发店的Tony们都在通过直播带来业绩。

不过,与网红们相比起来,其身后的MCN机构却颇为头疼。“看样子,巨头有可能要和下游企业抢饭吃喽。”一位MCN机构创始人对晓程序观察(yinghoo-tech)表示。

有媒体消息称,淘宝直播原运营负责人赵圆圆将于近日辞职,下一步计划创办一家MCN机构,阿里会是投资方之一。

但巨头来抢饭,还并不是MCN机构最迫在眉睫的难题。

1“被市场架着跑”

“刚刚抢在对手的前面,签下了一个最近崭露头角的新网红,网红签约溢价越来越高,疫情让市场蓬勃,也让MCN机构越来越难了。”前文提及的MCN机构高管对晓程序观察(yinghoo-tech)表示。

这家MCN机构在行业内属于腰部玩家,“共享”类似烦恼的,还有头部玩家们。

成立于2016年,旗下拥有“多余和毛毛姐”等头部网红的无忧传媒创始人雷彬艺曾告诉媒体,由于春节期间,大家宅在家的时间较多,创作欲旺盛,各大MCN机构也是瞅准时间挖人,为了不落后于同行,他们有同事甚至为抢时间签人,“在大马路上和达人签约。”

“这个春节,太多素人网红冒头,所有机构都在疯狂抢人,其实本来我们是不准备大幅扩张网红数量的,但竞争对手这会儿都在‘囤网红’,我们如果不囤,就意味着可能在后面的竞争上落后于他人,所以还是得签。”上述不愿具名的MCN机构高管表示。

和他一样“虽然不想抢,但不抢又不行”的MCN机构玩家比比皆是。

不想抢的原因有几个。

首先,这个春节,大多数MCN机构都多多少少面临了现金流难题。

一方面,延时开工和疫情影响,MCN机构的上游客户,即品牌方,投放预算减少。另一方面,由于物流停摆,自身的电商业务也无法有序进行。

广告和电商是MCN机构的主要盈利来源,两面夹击之下,让不少MCN机构的营收状态从去年的“疯狂吸金”进入了如今的“小额入账”。

其次,仅是小额入账也就算了,与此同时,支出却保持着大额水平。

雷彬艺就曾表示,去年底,他们公司进行了大规模扩招,如今员工有1000多人。“员工的薪资要正常发放,公司的写字楼租金也要照常缴纳,加起来压力真的很大。”

在“大额支出、小额入账”的背景下,还得去市场上抢新网红,“我真的不知道哭好,还是笑好”。前文提及的MCN机构高管表示,“总之,市场的蓬勃当然是好事,但是网红可以一人吃饱全家不愁,对于我们MCN机构而言,着实是有些被市场架着跑的感觉。”

2 再怎么焦虑,也得在风口中坚持下去

虽然“入不敷出”地抢网红,但对不少MCN机构玩家而言,这却并不能带来安全感,反而焦虑还在与日俱增。

焦虑远远大于“抢”后的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主要源于疫情过后的不可控性。

1.疫情催生出的网红,后劲很难保证

“抢网红这个局面,完全是疫情下的特殊产物。”前文提及的高管表示,虽然往年这时候也是招募网红达人的高峰期,但今年“高”得太离谱,多数新晋网红是闲在家过久,催生出来的创造欲,后续能力如何,还很难说。

原本,MCN机构招募网红达人之后,就有长期的培养计划,最终成果如何,除了机构的培养能力,还取决于网红达人自身的潜力和参与度。

如今这些新晋网红到底是“风口上起飞的猪”,还是真正的潜力选手,还很难说。

“原本,这是需要花时间和精力去筛选的过程,但疫情弄得大家都在疯抢,在签约之前很难进行全方位考察,只能靠后续合作来筛选了,无论如何,这都是一种企业内部的资源消耗。”上述高管表示。

2.用户会不会留下?

签约网红的去留决定,尚还在MCN机构的手中,但用户的去留就难说了。

疫情让用户大量时间停驻在线上,随着疫情结束,用户停留时长的减少是必然。

“本质上,这个问题和网红的后劲是一脉相承的。网红后劲足,用户留存问题相对小,要是后劲不足,用户彻底走了,就等于是泡沫了。”上述高管表示。

“相比之下,巨头是否抢饭吃,还是留给日后再考虑吧。”他表示。

虽然有着种种困难,但不少从业者还是保持乐观心态,毕竟直播、短视频是大势所趋。据艾瑞发布的统计数据,短视频行业目前已进入商业化成熟期,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收入将达到2110.3亿元。

此外,疫情期间,从大众通过新媒体来实时获取信息,关注疫情进展、通过直播云监工等事件来说,新媒体的影响力在这次疫情中被更多人看到。与此同时,新媒体的价值在此次事件中也被前所未有的放大,短视频、直播等实时可视化的传播形式效率更高。所以长期来看,新媒体行业定会继续快速发展。

如何度过眼前难关,做长线规划。

MCN机构构美的创始人南亚此前接受娱乐资本轮采访时,曾打趣道,除非头部KOL是自己老婆,否则不会培养头部主播,因为会对公司形成巨大反噬。

头部KOL和MCN机构之间的关系,有些类似明星与艺人经纪公司之间的关系,其实并不是很稳定,艺人强大之后单飞的情况屡见不鲜。

相比之下,中腰部网红的稳定性更强,矩阵作战效果也很好。因此,将有限资源聚焦中腰部网红,而非孵化头部网红是一个更为稳妥的方式。

这么做的公司不在少数。洋葱集团就是其中一个,其副总裁赵瑞瑞就曾表示,做更多的红人账号,聚集更大的流量粉丝群体,对于MCN机构来说永远是不变的诉求。“调整和沉淀账号,在垂直领域上把它做深做宽,往下面走,我觉得这是我们目前唯一的突围办法。为了奉行这一原则,洋葱开设了超过230个平台的内容账号,通过广撒网的方式去扩大流量池。

除此之外,和供应链合作成立合资公司也成为一种流行。用传统上游供应链的商品去做自己的自有品牌,相当于一家网红公司切到了消费领域,最后做品牌的逻辑。

在这方面,MCN的独特优势是营销能力。李佳琪在此前的一次公开演讲中也提到,未来他要成立自己的品牌,美ONE也不再是一家MCN公司,而是一家IP商业公司。

2020年,随着5G时代的到来,直播和短视频仍然是风口。对于大多数MCN机构来说,“再难也会继续走下去”。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