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疫情冲击下募资难、被投企业难,VC们敢不敢抄底?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经济观察网,作者:沈怡然、郑淯心,36氪经授权转载。

令曾光宇记忆犹新的是,鼠年春节刚过,他不得不去自己投资过的一家公司里“唱黑脸”,告诉员工们薪水调整的方案。曾光宇是策年控股有限公司创始人及董事长,香港创业及私募投资协会中国委员会联席主席。

在曾光宇看来,有些话创始人不方便说,这个特殊的时候,投资机构得帮得上忙。

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已经蔓延到创投领域。这个领域由大量的早期投资机构(VC)和创业公司组成,这些创业公司普遍体量较小,但往往具有更高的成长性,被认为是中国新经济的代表。

在过去的数十年时间中,从北京中关村出发,这种新经济载体不断在全国各地开花,并向外部世界展现了中国新经济所具备的潜力,在这个过程中,各家VC也获益匪浅。而在疫情的影响当下,要如何维持这些企业的生存,已经成为了各个投资机构的首要任务。

各种各样的救援措施被摆上桌面,VC们不得不将工作重点转向投后,帮助创业公司压缩成本、调整管理团队、保证现金流、寻找新的投资或债权增量,在曾光宇看来,这有点像1999年科技泡沫破灭后曾出现的景象。

募资端的难度也在加大,尽管在此前两年这方面的困难已经明显展露。清科集团联席总裁、清科创投主管合伙人袁润兵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疫情导致创投机构与出资人的沟通和维护成本增大。而另一位投资人则认为,美元基金的募资受到了更明显的影响。

募资的不确定性,以及多省通勤的封闭,让投资人的目光只能在电话会议、视频会议、无人机拍摄的厂房视频间切换,他们试图寻找投资机会,但由于无法实地尽调,多数机构今年的投资策略偏向保守。

一贯在项目间奔走的投资人终于有机会静下来,细细思考自己所处的行业,一个常被他们提及的句子是“最近我想了很多”。

这些思考指向了更为宽阔的场景,比如中国这个庞大的经济体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创业公司?哪些创业公司应该在出生时获得更多的帮助,并在未来成长为一颗庞大的树木?

“疫情教会大家,自己的东西要自己造。”一大型集团的基金投资人称。

这些可见的机会中包括供应链的本地化、医疗以及新一轮的在线化,特别是医疗行业。多位投资人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其已经从医疗及医疗供应链看到了长期的机遇,有些头部机构已经行动起来,招兵买马,增加资产配置。

紧急救援被投企业

曾光宇这一段时间的工作重点是帮助自己投资的企业生存和发展,他管理的基金主要投资教育和消费升级赛道,而消费领域是此次疫情中受到影响较大的行业。

这些工作包括帮被投企业梳理业务、控制成本,有的时候甚至还包括帮管理团队和员工沟通。春节过后曾光宇参加了其投资的一家食品企业的会议,在会议上他帮管理层提出了一个员工薪金调整方案:一个月上一半时间的班,拿一半的工资,等到疫情结束后再恢复。

曾光宇表示:“处在A轮、B轮的早期创业公司,团队本来不大,有一些信息,通过创始人的口说出来会比较敏感,但是有一个第三方,比如说一个董事会的成员,一个不是每一天跟他们在一起的人传达出来,可能会相对没有那么敏感”。

类似的救援正在VC行业铺开, 而对于一些正在风口上的领域,投资人也保持了高度的谨慎,国科嘉和基金管理合伙人王戈正在时刻提醒被投企业,疫情期间产品需求增长,要谨慎、灵活备库存,防止在疫情结束后形成大量库存积压。

国科嘉和基金30%的资金配置在医疗领域,王戈对记者表示,目前被投企业正开足马力,但仍然供不应求,受疫情事件的驱动,一些医疗企业在短短1个季度内就完成了全年订单量,打开了市场,其中部分企业在2020年一季度已经完成了2019年业务的数倍,但王戈也提醒企业:这一峰值来源于疫情,而不是市场的常态。

敢不敢抄底?

每天都有朋友给曾光宇推荐新项目,其中一些资金需求非常急。

对创业公司而言,最好的救援措施是在这个关键的节点获得新一轮的融资。为此一些项目正在用各种创新的办法帮助投资人尽调,曾光宇遇到的企业,有的用无人机航拍生产基地和工厂,有的创始人在实体店关闭时期还进行录播,还有的项目自降身价,估值斩半。

2月以来,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从空中飞人变成每天线上开会看项目,但依然很忙,每天开会到一两点,他表示,发现疫情也让一些项目估值降低,但这反而令他更加审慎,考察一个项目的时间也会延长。

曾光宇认为,和非典时期类似,这轮疫情冲击下,创投资产也出现了低估值情况。有些公司技术门槛不高、竞争优势不明显的公司,正在疫情冲击下出现经营紧张的状况,即使创业者在此时给出了很高的折扣,也不会选择“抄底”。

在他看来,也有抱着“抄底”心态的投资人,这种心态加剧下,项目的价格也未下降太多,真正好公司的估值仅下调了10%~20%。

2020年是不是抄底的好时候?华映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在其制定的2020年开年工作三架马车中即包括“投资加速抄底优质项目”一项;另一位大型集团基金投资人则预言了接下来可能会出现的并购潮。

但至少眼前对大部分投资人而言,抄底的难度还很大,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仅仅凭借线上的尽调可能很难做出最终决定。

曾光宇更倾向于团队进行面对面的接触,实地看公司的营业场所、工厂,真正地“触摸”到项目。目前无法出差,他会先期看虚拟资料库,或先和公司保持联络。

《2020年大中华区私募股权市场报告》显示,一季度大中华区私募股权交易数量和金额分别同比下降7%和55%,2月VC/PE市场共发生145起投资案例,同比下降69%,总投资金额同比下降55%。

一位教育行业的创业者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今年准备在6、7月份融A轮,现在是准备基础材料阶段。他认为,融资还是需要和投资人面谈,面谈和线上视频会议差别很大,他去年底拿了五百万PreA轮融资,他的经验告诉他,投资人考察团队是多方面的,真正拍板也看双方的共同理想是否默契,这不是线上路演能看出来的。

募资难加剧

吴世春也正在募集一期新的基金,是一期五亿人民币的基金,主要投早期阶段,吴世春称,这期基金目前进展顺利,但可能募集资金花费的时间相比前两年较长。基金的出资人也有变化,少了很多母基金,多了国资背景的基金和政府引导基金。

在2018、2019年已经出现的募资下滑迹象在此次的疫情中进一步加剧,多位投资人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疫情加剧了原本募资难的问题。

《2020年大中华区私募股权市场报告》显示,受宏观经济疲软、二级市场表现不佳、监管力度保持严格等因素影响,大中华区私募股权市场从2019年开始表现低迷,包括中国在内的整个亚太私募市场交易额,出现了自2016年以来首次下降,募资规模也跌破历史平均水平。

清科集团联席总裁、清科创投主管合伙人袁润兵对记者称,疫情导致创投机构与出资人的沟通和维护成本增大,对募资工作产生影响。

其次,疫情的影响是全社会的,贯穿整个经济领域,创投基金出资人的资金链在疫情下也会受到各种影响,这种影响传导到创投机构的募资环节,导致募资难度大幅提高,基金的募集周期也不可避免的被拉长。

最后疫情黑天鹅已导致全球经济巨大波动,大家对宏观经济出现的波动还在观察,决策周期加长导致创投机构的募资和基金成立放缓。

外币基金也受到了影响。曾光宇在和美元基金的LP交流中发现,很多机构员工已隔离在家,资金正在用于恢复自身经营,即便这些基金已把亚洲市场作为布局重点,但短期内他们无法维持一贯的资金和精力投入。

VC的“长期主义”

吴世春决定基本不再看模式类项目,他表示,模式类项目往往要烧钱,而流量的成本越来越高,烧钱也不见得有成效,他更看重项目的现金流。另外,吴世春还看好硬科技、智能制造等领域。

疫情正改变中国风险投资经理的投资判断,也加速了此前行业中已出现的种种迹象,如对商业模式类创业公司热情的降低,对更具技术含量公司的青睐,特别是医疗、数字化和硬科技等。

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米磊察觉到了最近机构对于医疗赛道的热情,一些机构从疫情中看到医疗赛道的机遇,并计划加紧布局医疗。中科创星主赛道为硬科技领域投资,其中包括生物医疗领域。

专门从事医疗健康产业投资的高特佳认为,疫情过后,医疗信息化孤岛情况有望被打破,医药电商会迅速启动,在线处方药、医药电商医保政策可能马上也要落地,一系列医疗行业的改变将会发生。

投资经理们对未来的机遇进行了积极的判断,松禾资本创始合伙人罗飞称,下一阶段,其会考虑扩大基金规模,进一步寻找跟地方政府合作的机会。

这些机遇中一部分被疫情加速,比如在线化。曾光宇预测,一些原本在线下才出现的业务模式,现在都被迫变成转上,但当用户习惯了以后,可能有很多用户就不愿意回到线下的了。例如学习,课外辅导。

更多的机会来自中国经济增长本身需求释放的空间,在投资人眼中,这些空间并不会受到此次疫情的影响,比如半导体、智能制造等,对这些行业的信仰更像是VC们的“长期主义”。

罗飞表示,将会始终关注聚焦人工智能、精准医疗、新材料三大领域,这是其机构十几年的一贯策略,不会因为疫情而有大的改变,相反疫情从一定程度上还更加坚定了已有策略。

在罗飞看来,由于股权投资行业的长期属性,看到行业的风口才进行布局其实是不可取的,这就需要投资团队在平时的投资工作中多钻研,以专业判断趋势,以研究指导投资。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