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疫情造成裁员减薪,白领比低收入人群更受伤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巴伦”(ID:barronschina),36氪经授权发布。原题目《疫情造成裁员减薪,白领竟比低收入人群更受伤!》

文 | 《巴伦周刊》撰稿人马修·C·克莱因

编辑 | 郭力群

在疫情给经济带来重创之际,美国的白领阶层也无法幸免。失业、减薪和工作时间缩短已经影响到了高收入人群,而且这种现象可能还会进一步加剧。

第一眼看上去,疫情似乎给低收入人群造成的影响更大。2月份以来,美国失去的2140万个工作岗位中大约有一半是零售、餐馆、酒店和娱乐领域的低薪岗位。考虑到行业结构,失业人群主要是那些选择做兼职的美国人。2月份这些人群只占劳动力的14% ,但在那之后几乎占到总失业人数的40%。4月份低薪就业人数大幅下降,在一个月内就把时薪推高了5%。

这并不意味着这些人的境况变差了。从历史上看,美国的失业保险系统只代替了工人工资的20%到40%,这明确意味着对失业有一个明确的处罚。然而对于许多美国人来说,这种处罚不再存在,因为《新冠病毒援助、救济和经济安全法案》(CARES Act)中包括的“疫情下失业补偿计划”为每周失业救济金额外提供600美元。这是一大笔钱,特别是对那些一开始就没赚多少钱的人来说。

高盛(Goldman Sachs)美国经济研究团队的约瑟夫·布里格斯(Joseph Briggs)、大卫·莫里克尔(David Mericle)和罗尼·沃克尔(Ronnie Walker)估计,超过80%从事零售、休闲和酒店行业的人在领取额外失业救济金后收入会比他们有工作时更高。(该补偿计划定于7月31日结束,不过可能会延长。)相比之下,高盛认为,科技、媒体、金融、专业服务、公用事业和采矿行业的大多数员工在失去工作后收入会明显减少。

与此同时,虽然总的来说白领员工裁员率比休闲、酒店和零售行业的白领员工要低一些,但在过去一个月里,白领员工的整体就业率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下降。4月份在科技和媒体行业工作的美国人减少了9%,在医疗保健和广告行业工作的美国人也减少了9%。

即便是“计算机系统设计”、“管理和技术咨询”以及“法律服务”等被认为就业相对有保障的行业,每月的失业率也都在5%左右。在整个经济中,失业现象最严重的不是餐馆或旅馆,而是牙医诊所和电影制片厂。

到目前为止,大多数失业的人都认为自己能够在危机结束重返工作岗位,但各行业之间的差异越来越大。根据California Policy Lab经济学家的分析,4月中旬以来首次申请失业救济的79%从事“住宿和餐饮服务”的人和85%从事“艺术、娱乐和休闲”工作的人预计将被重新雇用。相比之下,专业技术服务领域只有69%的人有望重返工作岗位,金融和保险业的这一比例为60%。虽然对未来的预测有时是错误的,但数据显示,白领职业裁员率更低并不意味着这类工作更有保障。

此外,许多保住工作的美国人是以减少工作时间和降低工资为代价的。举例来说,《洛杉矶时报》(Los Angeles Times)的员工通过谈判被削减了20%的工资和工作时间,以此留住工作岗位和医疗福利。除了裁员数千人外,Yelp还削减了许多中层员工的工作时间和工资。这些都不是孤立的事件,但是由于美国劳工统计局公布的时薪和每周工作时长数据具有滞后性,因此很难感受到这些事件整体带来的影响。

但还是能从一些已经公布的数据中看到一些迹象。尽管美国因“个人经济原因”而做兼职的人数已经飙升了150%,但由于自愿做兼职的人数大幅下降,因此每周平均工作时间的总体变化并不大。所以就目前而言,要想了解全职雇员的工作时间调整情况的最佳方式是把关注点放在制造业上。制造业的兼职雇员很少,而且长期以来一直在根据需求的变化调整每周工作时间。从3月到4月,美国制造业的工作周缩短了6%,是自1945年8月二战结束以来的最大降幅。

虽然现在想要了解白领员工的工资情况还为时过早,但变化的方向是明确的。在所有职位分类中,美国劳工统计局把“生产型和非管理型员工”和其他员工做了区分。虽然许多“非管理型”员工是高薪专业人士(包括医生、律师和会计师),但大约20%“管理型”员工的收入大约是其他员工(时薪约为50美元)的两倍。然而在许多行业(尤其是那些已经获得最高薪酬的行业),“管理型”员工的时薪都有所下降。在科技、媒体、金融和医疗领域,4月份“管理型”员工的时薪下降了4%。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消费者支出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一般来说,工资较低的人对收入变化更为敏感,因为他们在紧急情况下可以动用的储蓄有限。但只要他们能够领取额外的失业救济金,那么他们就可能会继续消费。

但学院派经济学家格雷格·卡普兰(Greg Kaplan)、乔瓦尼·维奥兰特(Giovanni Violante)和贾斯汀·韦德纳(Justin Weidner)称,高收入美国人中很多人几乎没有现金资产,他们其实是“勉强糊口的有钱人”。就算疫情引发的危机退去,这部分人遭遇的失业和减薪也可能会波及到其他经济领域,进而阻碍之后的经济复苏。

翻译 | 小彩

版权声明:

《巴伦周刊》(barronschina)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英文版见2020年5月13日报道“Software Engineers, Consultants, Dentists: The Coronavirus Hasn’t Spared White-Collar Workers”。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投资建议不代表《巴伦》倾向;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