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为什么你的购物车里全是超加工食品?(四)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划重点

    对超加工食品有损健康这一说法,大多数跨国食品行业都予以强烈抨击。

    相比于蔬菜和鱼类食品的价格不断上涨,超加工食品反而变得越来越廉价。因此,超加工食品也在儿童摄入食品中的比例越来越高。

    科学家建议,可以减少超加工食品在总体摄入食品中的比例,而不是完全避免摄入超加工食品。

编者按:如今,我们生活在一个超级工业时代,日常的“衣食住行”无不都是工业时代的产物。工业制造下的产物虽然给我们带来了一系列好处,但它也给我们带了不少的弊端。其中,影响最深刻的可能就是我们日常摄入的食物,特别是如今越来越普及的超加工食品,它甚至可能会对我们的健康产生了威胁。那么,什么是超加工食品,超加工食品会带来哪些危害,我们又该如何防止摄入超加工食品?这篇翻译自《卫报》(The Guardian)的长篇文章,原标题是How ultra-processed food took over your shopping basket,作者BeeWilson在文章中就依次探索了前述问题。这是本系列文章的第四篇,作者提到了超加工食品所受到的史无前例的关注,同时也从多角度提出了如何防止摄入超加工食品的有关建议与思考。

图片来源:SERGEY NAZAROV/GETTY IMAGES

在英国和美国,超加工食品已经存在许久,甚至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这些产品在那些时候就已经成为了我们的灵魂食品,是人们最喜欢的菜肴,也是我们的母亲从小就喂养我们的东西。

如果你想去结识某个出生于上个世纪70年代的英国人,你可以跟对方提起童年的回忆,具体包括曾经吃过的芬德斯(Findus)薄脆煎饼、意大利面箍以及Angel Delight这款饮品。我还注意到,澳大利亚的朋友也有类似的话题。只不过,在他们的谈话中,唤起童年回忆的食品则是雅乐思(Tim Tam)巧克力饼干。

和大多数人一样,我自己对这些品牌食品也有一股怀旧之情。在我的大脑里,有一部分似乎仍然停留在8岁生日派对上,并且一直会觉得当时的Iced Gems饼干(撒有超加工糖霜的超加工饼干)完全是一种神奇食品。

然而,一想到我们喜欢的这些食物都是从食品中获利的食品公司制造的,我就感到一阵不适。对于成千上万的暴食症患者(就像我以前一样),超加工食品实际上是我们的虚假朋友。

对于蒙泰罗提出的超加工食品如何有损我们健康这一说法,跨国食品行业似乎在想方设法地阻挠。大多数针对蒙泰罗提出的NOVA系统的强烈抨击,都基本上来自于这个行业。

法国食品工程师、公共卫生健康研究员梅利莎·米亚伦(Melissa Mialon)2018年在《世界营养》(World Nutrition)发表的一篇研究报告,收录了网上抨击NOVA系统的32项材料,其中大多数都未经同行评审。根据该研究报告,抨击NOVA系统的38位作者中,有33人都与超加工食品行业有直接关联。

对许多发展中国家而言,面对超加工食品的普及化,仅有的预算很难做到为孩子们提供有益健康的饮食。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营养负责人维克多·阿瓜约(Victor Aguayo)在电话采访中告诉我,相比于蔬菜和鱼类食品的价格不断上涨,超加工食品反而变得越来越廉价,因此,超加工食品也在儿童摄入食品中的比例越来越高。阿瓜约提到,由于超加工食品令人愉悦的外观和比较激进的营销策略,也让孩子甚至是他们的父母都觉得“有吸引力,并且令人垂涎欲滴”。

此外,阿瓜约还提到,在各种包装艳丽的零食进入尼泊尔市场过后,“当地儿童最喜欢的食品就是饼干、咸味小吃以及谷物麦片”,援助人员也发现了儿童中的“超重和微量营养素缺乏”等上涨趋势,其中甚至还有五岁以下的儿童存在贫血的现象。

阿瓜约称,我们需要迫切地改变食品行业的大环境,从而让健康的饮食更加便捷、廉价,并且普及开来。厄瓜多尔、乌拉圭以及秘鲁等国已经学习了巴西的做法,开始引导并敦促其国民避免摄入超加工食品。

2016年,乌拉圭发布了一份官方的健康饮食指南,其中就建议乌拉圭人“饮食要以天然食品为基础,避免经常食用超加工食品”。当然,至于具体执行起来是什么情况,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澳大利亚、加拿大或者英国,如果要像巴西官方发布的健康饮食指南那样避免摄入超加工食品的话,那就意味着要拒绝摄入现有货架上在售的超过半数以上的商品,包括人们日常基本上都要购买的面包等主食。无论在选材、制作方式等方面有什么不同,或者有什么更加传统的制作方式,绝大多数超市中销售的面包都被视作是超加工食品,

今年年初,蒙泰罗和他的同事们在《公共卫生营养》(Public Health Nutrition)期刊上发布了一篇题为《什么是超加工食品?如何识别超加工食品?》(Ultra-processed foods: what they are and how to identify them)的论文,其中也提出了一些供人参考的经验法则。

这篇文章中提到,“识别一个产品是否属于超加工食品,最实用的方法就是查看其包装上的原料成分,检查其是否至少包含一种从未在或者很少在厨房中使用的食品,或者也可以了解食品添加剂的种类,毕竟,其作用就是让最后呈现在消费者眼中的待售商品更加可口或更加诱人。”

喜欢用故事来“包装”超加工食品的原料,通常都包括“转化糖、麦芽糊精、右旋糖、乳糖、可溶或不可溶纤维以及氢化油等”,或者其中也可能包含“风味增强剂、色素、乳化剂、乳化盐、甜味剂、增稠剂、消泡剂、填充剂、碳化剂、起泡剂、胶凝剂和上光剂”等添加剂。

然而,并不是每个消费者都会花时间去认真审查每一件商品上的标签细节。一个由众多来自法国的志愿者成立的食品信息与数据网站Open Food Facts,发起了一项艰巨的工作,收集并创建一个来自全世界各地包装食品的开放数据库,并且还会罗列出各种食品在NOVA系统中的所属位置。比如,Froot Loops五彩谷物营养麦圈就属于NOVA 4,无盐黄油属于NOVA 2。

该网站的运营者斯特凡·吉甘德(Stéphane Gigandet)称,他一年前就开始基于NOVA系统研究各种食品,并提到这项工作“绝非易事”。

对于许多现代饮食者而言,避免摄入所有的超加工食品,可能会令人不安,同时也基本上是不切实际的,特别是对于低收入群体、素食主义者、体弱者以及残障人士等群体而言。

因此,蒙泰罗建议,可以减少超加工食品在总体摄入食品中的比例,而不是完全避免摄入超加工食品。同样地,法国卫生部也已经宣布,其计划在接下来三年时间里,将NOVA 4产品的消耗比例降低20%。

我们仍然并没有完全了解为什么超加工食品会让人增重。也许,我们咀嚼速率可能是一个影响因素。

在霍尔的研究中,在摄入超加工食品的两周时间里,实验对象的进食速度普遍都较快,可能这类食品本来就更加柔软,因此也更容易咀嚼。而在摄入非加工食品的两周时间里,霍尔发现实验对象的一种叫做PYY的激素(其能够降低我们的食欲)出现了增长,这也意味着,家庭自主烹饪的食物能够让我们更加长久地保持饱腹感。

2018年,一位自称为“愤怒的厨师”的前食品行业食品研发厨师安东尼·沃纳(Anthony Warner)发布了一篇博客文章《超加工食品的兴起》(Rise of the Ultra Foods),他在文章中提到,Nova系统的提出,引发了人们对食品的恐惧和内疚,还会因各种视频选择而备受评判,“让人们在本来就不太容易的生活中更加寸步难行”。

然而,在阅读了霍尔的研究报告过后,沃纳于2019年5月发表文章并承认说,“我之前对超加工食品存在错误的看法,它真的会让人发胖。”沃纳还提到,霍尔的研究也使他相信,超加工食品的“进食速度、质地以及可口性”都会导致暴饮暴食,因此他也呼吁可以有更多这方面的研究。

霍尔告诉我,他目前正在展开另一项针对超加工食品与肥胖症相关的研究。这一次,接受超加工食品的实验对象也将同时摄入大量非加工食品,比如能量密度低的香脆蔬菜,同时保证其80%的卡路里都来自于超加工食品。这也可以理解为,在冰冻披萨晚餐中搭配一点沙拉或者西兰花,这也是大多数家庭的日常饮食搭配。

即便科学家成功地证实了超加工食品是如何导致我们增重的,但我们仍然有可能不了解的是,相关政策制定者在给予人们相关的支持和资源来让他们更多地在家烹饪食品之外,还能够对超加工食品以及这个行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就巴西政府所采取的那套做法,那就要完全地重新看待食品体系了。

只要我们认为单一营养素是造成不良饮食的主要原因,就可以无休止地改变工业食品来适应当今的理论。当脂肪被视作魔鬼的时候,食品行业就为消费者生产了一大堆低脂产品。世界各地的食糖税,也导致了许多人工甜味饮料的出现。

然而,如果你接受加工食品本来就存在问题这一说法,那么所有的这些改变和食品的重新配方都变得毫无意义可言了。

超加工食品可以通过若干种重新配方来生产,但无论怎么配方,你都不可能把超加工食品变成非加工食品。

对此,霍尔仍然希望,有一种方法可以改变或调整超加工食品的生产方式,从而减少这些食品对健康的危害。他还提到,许多低收入群体每天都依靠这些相对廉价的美味食品而生活。但他同时又敏锐地发现,营养问题并不能通过复杂的加工方法来解决。

“你如何把奥利奥饼干变成非超加工食品呢?”霍尔质疑道,“这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延伸阅读:

    为什么你的购物车里全是超加工食品?(一)

    为什么你的购物车里全是超加工食品?(二)

    为什么你的购物车里全是超加工食品?(三)

    译者:俊一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