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假白马的黄昏:造假不认真 辅仁药业18亿现金又飞了

  假白马的黄昏:在这个造假都不认真的时代,辅仁药业18亿现金又飞了 | 风云周末特刊

  来源:市值风云

  作为一支曾经的医药白马股,辅仁药业(600781.SH)最近的一波骚操作震惊了风云君——2019年第一季度手握18.16亿“现金”,却在7月19日爽约了两天前才公告的年度分红方案。

  辅仁药业面不改色气不喘、一脸蠢萌地跳出来说,我没钱了,没法完成6272万现金分红的划转,等老夫先停牌三天,给你们筹钱去也。

  如此快速的打脸行为,引来了上交所的火速问询。

  公司在7月25日的回复中称,截至2019年7月19日,公司及公司子公司总共有现金1.27亿,其中1.23亿元为受限资金,流动资金仅有378万。

  至于什么时候进行分红?等筹到钱了再通知吧。

  还有这等玩法?

  不到4个月的时间,18.16亿只剩1.27亿了!?

  偌大的一个上市公司,只有378万的流动资金,以前账面上的钱难道都是假的么?

  风云君觉得,现金分红,怕是要凉。

  一、借壳上市,控股股东装入资产

  作为一只以“白马”面貌(白马二字现在在A股市场里都快成贬义词了,股民已经培养出条件反射了,只要听到,菊花一紧汗毛倒竖)长期在市场里招摇的辅仁药业,不会还有小伙伴不很熟悉吧?

  算了,风云君为了防止信息不对称,接下来的议题无法进行,还是先来科普一下吧。

  (备注:“辅仁集团”指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

  “民丰实业”指上海民丰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T民丰)、

  “辅仁堂”指河南辅仁堂制药有限公司、

  “上海辅仁”指上海辅仁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辅仁药业”指辅仁药业集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2006年,辅仁集团通过受让股权成为当时ST民丰的控股股东,同年4月通过置换让其持有的辅仁堂借壳上市。

  2014年,上市公司更名为上海辅仁。

  2015年9月,辅仁药业停牌,上市公司向辅仁集团及其余13位原股东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以78.09亿元购买辅仁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开封制药(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开药集团”)。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收购构成借壳上市,评估增值率为216.42%,但据当时披露的信息来看,开药集团资产中房产抵押面积已达51.93% ,土地使用权抵押面积更是高达77.75%。

  依照惯例,开药集团原股东与上市公司签订了《盈利预测补偿协议》及补充协议,承诺开药集团2017、2018、2019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达到7.36亿、8.08亿及8.74亿。

  2016年5月,辅仁集团将控股子公司北京辉瑞注入开药集团,同年6月完成工商变更登记。

  2017年12月,证监会批准此次购买方案。12月26日,过户手续完成,辅仁集团成功将开药集团装入上市公司。

  目前,辅仁集团仍是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实控人为朱文臣。

  好,介绍完毕,下面让我们回到焦点——花一样的数字下,辅仁药业的钱到底存不存在?

  难道又是一个钱长翅膀飞走了的康美药业?

  二、缺钱迹象明显,疑似大股东占用

  有几个不太一般的迹象似乎能够推断出辅仁药业一直处于资金紧张的状态。

  1、存贷双高,无理财收益

  首先,风云君注意到,从已有公开数据的2016年起,注入了开药集团的辅仁药业三年间每年账面货币资金规模都在12亿元以上,然而各年利息收入金额均未超过1300万元,2018年利息收入占货币资金比例更是创下历史新低。

  低到什么程度呢?

  2018年利息收入仅占4个季度平均货币资金的0.44%,在A股所有除了银行、证券外的3547家公司中,排名在3250位之后,是名副其实的末班生。

  可以说,光是把这些存款存进银行吃活期利息,估计都不止这个数。

  更何况,账面明明资金充裕的同时辅仁药业还大幅举债,有息负债金额逐年增加,每年因此付出的利息支出为当年利息收入的13~30倍。

  最令人疑惑的是,手握“重金”的辅仁药业2016~2018几乎无理财收益。

  作为一家追求利润的商业公司,会这么傻吗?

  为什么宁愿支付更高的贷款利息而不愿用手上现有的钱优先偿还贷款?

  退一万步说,如果真有不得不借款或融资的难言之隐,为什么不用账上的现金买点理财产品挣点理财收益,来帮忙缓解缓解借款利息的压力?

  (来源:公司备考报告及年报)

  这熟悉的套路,和康美药业简直一模一样。

  风云君不禁想问,辅仁药业账上十几个亿的现金,是真实存在的吗?

  如果真的存在,能用的钱真的有这么多吗?

  2、应收票据提前贴现 同行业拆借

  其次,自2016年起,每年辅仁药业都要付出至少1800万将应收票据提前贴现。

  (来源:公司备考报告及年报)

  一般情况下,除非急需现钱周转,否则不会提前将票据拿到银行贴现。

  照这样说,2018年贴现息终于有所下降且降幅达到30%,情况是有所好转吗?

  不,从其他应付款可以发现,有别于往年,辅仁药业从其他公司借了3.92亿,也许缺钱的情况并没有好转反而更严重了。

  (来源:公司2018年年报)

  3、资金往来频繁 关联方资金拆借

  辅仁药业报表中明显较为异常的还有现金流量表中的筹资活动部分。

  在2016~2018年收到的其他与筹资相关的现金项中,往来款占比均在约40%及以上。

  (单位:万元)

  而在支付其他与筹资相关的现金项中,往来款占比更高,一直保持在59%~67.6%的高位。

  (单位:万元)

  这里的往来款,不只指上市公司内部之间的往来,除2016年无公开数据外,2017、2018年辅仁药业还存在大量向控股股东资金拆入、拆出的行为。

  (数据来源:2017年年报)

  (数据来源:2018年年报)

  然而结合现流表中“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入”项来看,辅仁药业理应处于卖药赚钱,能承担得起日常经营所需的状态。

[1] [2]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