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曝光 珍菌堂牛樟芝“家庭富农”涉嫌传销狂骗两岸 曾挂靠

  号称3万会员吸金20亿 牛樟芝大王惊传倒闭落跑

  珍菌堂集团2年多前从中国大陆回台成立分公司,号称全台有3万会员,吸金超过20亿元,被媒体称为牛樟芝大王的珍菌堂董事长刘威甫,遭控吸金、恶意倒闭。(翻摄脸书)

  被媒体封为「牛樟芝大王」的台商刘威甫,4年前在大陆成立「中国珍菌堂集团」,声称首创「椴木培植法」结合「家庭富农」专案,以直销手法吸引会员加入,赚了不少钱。2年多前,他风光回台成立分公司,并以每单位7万5千元的保证金,吸引会员投资培育牛樟芝,宣称每支付7百元培植费,约满后全额退回保证金。珍菌堂号称全台会员逾3万人,吸金超过20亿元,但去年开始许多投资人收不到培植费,最后公司人去楼空,受害人求助无门。

  外表看来略为腼腆的投诉人小周,10日晚间带着装满资料的大帆布袋与记者碰面,提到因投资刘威甫的「珍菌堂」导致自己与亲友的积蓄血本无归,原本拙于言辞的他,脱口痛批珍菌堂根本就是吸金、诈骗集团,激动之余,却藏不住他的不知所措与无助。

  本刊调查,小周口中的珍菌堂全名为「珍菌堂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目前仍未撤销营业登记,公司挂名负责人为张桂铭,实际上是有「牛樟芝大王」之称的台商刘威甫在大陆成立的「中国珍菌堂集团」台湾分公司。

  小周家族亲戚投资珍菌堂约2百万元,如今血本无归。

  设立集团 称创培植法

  刘威甫原本在大陆经营KTV多年,他自称是因2014年偶然看到中国大陆央视报导台湾的牛樟芝,而开始关注牛樟芝在两岸的发展。然而神奇的是,刘隔年就在中国大陆创立珍菌堂集团,且声称首创「椴木培植法」结合「家庭富农」专案,说要让台湾的牛樟芝闻名全球。

  刘威甫曾解释,椴木培植法就是将经处理、灭菌的牛樟树木重新植入菌母,完成植菌后再养菌,前后约需2年时间;至于家庭富农专案,是将养菌工作交给社会大众,只要一平方公尺大小的面积,就可养植牛樟芝这样的高经济作物,集团则支付培植费给培植户,让彼此成为互助互利的共同体。

  珍菌堂提供图中的椴木培植箱给会员培养牛樟芝,声称每会支付700元契作培植费。(翻摄网路)

  中国珍菌堂集团靠着这套说辞,号称短短2年之内,在大陆成立了18家分公司和158个营运中心,取得超过人民币5亿元(约新台币22亿元)的投资金额。

  也许是因为在中国大陆赚了不少钱,刘威甫把同一套专案搬回台湾,并在2017年2月设立台湾分公司,还在台北盛大举行开幕仪式,当时媒体称他为「打开牛樟芝蓝海市场」的船长。不过,对小周及其亲友而言,这个船长开的恐怕是艘海盗船!

  中国珍菌堂集团2015年创立后,短短2年就号称在大陆21省成立158个营运中心,董事长刘威甫(前)还大手笔举办感恩晚会。(翻摄自百度)

  看似稳赚 引民众投资

  根据小周提供的合约内容,珍菌堂公司将牛樟芝椴木以「单位」计算,每单位包括10公斤的椴木及「环控培植箱」,限定每人最多只能培植7个单位,培植人员每单位须先缴交7万5千元保证金给珍菌堂公司,珍菌堂再以每单位、每700元的「契作培植费」支付给培植人员。

  除了每的培植费,最吸引小周投资的原因,是珍菌堂答应合约2年期满后,会全额返还保证金,根本就是无本生意。小周进一步说明:「如果嫌培植麻烦,,还可以选择每拿600元就好,珍菌堂会自行处理,不用我们费心,乍听之下就是个稳赚不赔的投资。」

  珍菌堂在台湾贩卖牛樟芝产品时,曾2次遭公平会裁罚。(翻摄自百度)

  小周解释,当初是因为在珍菌堂当业务的弟弟加入该方案,且稳定获利数月,所以才推荐给周遭亲友,小周与母亲也从前年5月开始,陆续投入近40万元,再加上其他亲戚的投资,总金额超过200万元。没想到才过了半年多,自去年一月底后,就收不到公司支付的培植费。

  求偿无果 竟人去楼空

  小周请弟弟询问公司,却迟迟没有下文,弟弟不久后还被无预警开除。小周气愤地说:「我们一直追问要怎么处理?珍菌堂借故推脱,最后他们位于台北市南京东路的办公室竟人去楼空。我们不死心,找到当时的总经理跟财务长,他们却说已离职,不关他们的事,而且就他们了解,珍菌堂也没钱处理,所以我们只能自认倒霉吗?」

  小周拿出存摺,证明珍菌堂去年一月底后就未发放培植费,办公室最后也人去楼空。

  小周指出,光是弟弟经手的人数就超过200人,就算每人只买一单位,再加上自己家族的损失,金额就超过1千500万元,更何况珍菌堂号称全台3万名会员,以最少每人投资一单位、7万5千元计算,整体受害金额恐怕超过20亿元。

  合约中明定培植户每单位须先缴交7万5千元保证金,珍菌堂最后竟拿钱落跑。(当事人提供)

  另一名受害人T先生接受本刊电访时透露,珍菌堂分公司虽然2017年2月才正式开幕,但实际上已经在台湾运作多时,自己早在2016年11月就集资签约,买了20个单位,加入牛樟芝培育行列。

  T先生说:「珍菌堂一开始也是每固定汇款,后来就说改成什么电子商务系统转帐,还限定金额要达到1万元以上才能领出,我们原本想说太麻烦,干脆到期后一次结清,没想到去年5月,珍菌堂传出财务有问题的风声,最后落跑走人,害我150万元的投资金额,赔掉一半以上。」

  珍菌堂在中国举办晚会的场馆外停满各式名车,公司强调是要赠送给绩效卓着的培植户。(翻摄自百度)

  农业互助 成传销骗局

  珍菌堂看似以农业互助模式,推行牛樟芝培植业务,但实际上就是直销(多层次传销),但根据大陆的相关规定,运营直销须取得由商务部颁发的直销牌照,否则将视为非法甚至涉嫌传销。珍菌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曾发布公告声称,与富迪公司达成战略合作,富迪公司正式收购珍菌堂公司,成立泉州分公司。自此珍菌堂生物成功借助.合作名义”挂靠到了富迪生物旗下。但是珍菌堂依然遭到了质疑。中国大陆的媒体在2017年12月曾报导,湖北省工商部门接获民众举报,指福建珍菌堂公司在荆门地区违法以传销方式,在网路上介绍相关商品,涉案金额高达人民币3亿多元(逾新台币13亿元),福建珍菌堂虽发出声明极力否认,仍无法消除中国大陆民众的疑虑。

  珍菌堂在中国晚会会场大力宣传,吸引许多民众当场加入培植户的行列。(翻摄自百度)

  本刊调查,珍菌堂台湾分公司是在2016年12月17日,向公平交易委员会报备从事多层次传销,但去年11月、今年3月因违反相关法规,遭公平会分别裁罚100万元、10万元,从相关事证看来,与小周有相同遭遇的会员恐怕已再次陷入传销的骗局当中。

  小周虽已结合其他受害人委托律师准备提告,但也无奈地表示,实在不敢期待能把钱拿回来。小周强调,无论如何,珍菌堂总要给个交代,也希望政府相关单位能够伸出援手,别让他们这些受害投资人求助无门。

  佳家健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